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lack lab | 28th Nov 2014 | 話當年, 日日記 | (60 Reads)
11/28 金曜日 多雲

為了準備下星期的 presentation,這兩天翻了很多以前教書時的舊相。看著10年前的自己並不感到奇怪,倒是因為看見自己站在課室中竟覺得有點陌生!

間中都會算一算自己到底離開課室已經多少日子,I mean 那些正規的、有學生桌、有黑板的課室。快要10年了,我是記得的。但原來要看到具體的影像,才會有那種當頭棒喝的震撼,那些日子,真的已經飄得遠遠了。

那些時候,拿著一疊教師用書、資料,還有教具,推門走進課室,背著黑板,面對著一個個小人兒,講出已經準備好的教學內容......這些感覺早已沉到很底很底,然而,當我看到那些舊相,又似乎記起些什麼。


最有感覺是上面兩張相。原來,曾幾何時,我有這樣俯身,多麼循循善誘的身影啊!幾時我會再穿起恤衫西褲站在黑板前去教那些可以做我兒女有餘的小朋友?

一直都沒有後悔當日離開教壇,相反地,我慶幸在還未感到厭倦時抽身。這樣,對我而言,這件事便是一組省略號,而不是句號。故事留著尾巴,幾時我想再續前緣,也不是無退路的,問題在於我想不想而已。若然已經生厭,就連我唯一賴以為生的技能都不能再用了,如今也不能繼續以此謀生了,是多麼悲哀。

說得現實一些,其實我已經跟香港的教育脫節了。現在香港是不是已經如計劃實施「普通話教中文」?午飯時是不是仍有很多菲傭印傭把「少主」的膳食帶到學校?現時香港的小朋友都玩些什麼玩意兒?很多很多,我都不再知道。所以,這條回頭路,其實只不過是個像泡影般希望,留在心中多麼美,可是,一去觸它,它準會爆破......

不過,能帶著一個希望生存下去,應該是件美事。


10年前未有這個 blog,所以這批相是從未在此曝過光的。這裏出現的大多數都是沒有戴眼鏡的樣子,然而,我的課室教書照多數都是架著眼鏡的,按後來情節發展,我是離職前幾個月才轉戴隱形眼鏡。喏!你看!人在自主地作出重大轉變前,總會不自覺地在外顯行為表露出來,以示跟過去的自己劃清界線 ── 戴了20年眼鏡,怎會無故轉隱形眼鏡呢?當時未真正決定,未遞信,但心裏其實已經有了答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