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lack lab | 11th Nov 2014 | 娛文‧樂, 話當年, 梅艷芳菲 | (335 Reads)
11年前的11月11日,6條1。

那一天,我去了看梅艷芳 《經典金曲演唱會》。

■ 下面大部份的照片都是從網上捎來,但這兩張是真的出自我的相機。

首先想說,原本我和一起看的是黑面神,可是,臨到那一場演唱會前的一兩天,他又無故黑面 (oh~ as usual ♪)。我可沒不准他去,他卻自動棄權。這人真麻煩,無理賭氣已經不對,況且賭氣也不要拿幾百元的演唱會票來賭呀!再者,臨急臨忙哪裏找人承受這張票呢?於是,臨時拉了另一位朋友和我去。在那之前有一段短時間沒和這位朋友聯絡,幸好他樂意去,也有空檔。(題外話:那次演唱會後的10年竟然都沒有再和他見面,直到半年前!)

這個 《經典金曲演唱會》,我相信即使不是梅艷芳的歌迷,都應該不會太陌生。無他,皆因這是梅艷芳生前最後一個演唱會,以罹患癌症之軀而能應付這8場演出,可說是一個奇蹟,而且,結尾一幕拖著長長婚紗也是永恆經典。

我 (們) 看的是第6場。在首場演出後,報章雜誌等已有相片流出,故此,未入場時我已知道會有婚紗這一幕。我很記得首場的翌日,我乘車上班時,正好聽到車上電台節目,那主持在談論梅艷芳的演出,他說嘉賓之一的張學友唱了 《蔓珠莎華》。我覺得張學友沉厚的聲線很適合這首歌,也很希望現場聽到他演繹,可惜第6場的嘉賓名單並沒有張學友。

開場曲是 《夢裏共醉》,梅艷芳穿上劉培基給她造的「裙褂」出場。當她唱出「夢裏──,共醉──」兩句歌詞,我心想:糟了!怎麼尾音拖得這樣生硬?像勉強唱出來那樣!這樣的狀態她怎可能撐完整個演唱會?

梅艷芳以裙褂造型唱了幾首歌,第4首是那陣子我十分喜歡的 《抱緊眼前人》。這首歌剛推出時我不怎的喜歡,倒是後來才漸漸喜歡上了,直至現在,可惜當晚只唱了半首。

■ Oops! 意外地錯用了同一張相片......。
從拍攝角度可見,當時我的座位頗山頂。

接著是第一位嘉賓譚詠麟校長出場,他和梅合唱 《緣份》,然後又獨唱了他自己的 《捕風的漢子》。明明上面提到的電台主持說所有嘉賓都唱梅的歌,不知怎的第一位嘉賓已「破戒」了,也許只是那位主持「老作」。亦不清楚校長為什麼選這首並非 big hits 的歌,但這首歌節奏強勁,的確能帶動現場氣氛。

第二節梅唱了 《何日+李香蘭》 medley,這個 combination 和編曲和1995年 《一個美麗的迴響》 演唱會出現過的相同。感覺像翻炒舊貨,但想到可能是想減輕梅練歌和排練的負擔,我就不那麼介意。

之後,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從舞台的右邊忽然跑出了兩位「特別嘉賓」,你猜是誰?竟然是顧紀筠和鄧梓峰!顧甫出場便說:「大家放心,我不是今晚的表演嘉賓。」觀眾哄堂大笑。原來,他們到場是為梅帶來一個 《明周》 的致敬大獎,這是 《明周》 為表揚梅在那一年對影圈及對香港的貢獻 (為 SARS 籌款,與及成功在內地爭取港產片得到國產片同等待遇)。《明周》 還派了代表到場頒獎。



他們離去前,顧紀筠對梅說「上天不會待薄好人」,又衷心祝福梅「找到一位愛惜她的人」。聽到她這麼說,我也有點感動,但有一位看同一場的朋友事後對我抱怨說他們礙事。我則覺得沒什麼,反而認為是個驚喜,能見證這一刻,不是很特別麼?
【這片段後來收錄在 《明周》 推出的 VCD 贈品中,YouTube 也有這片段。】

接下來梅唱了 《心債》,又是只得一半。《心債》 原本只有2分多鐘,這麼短為什麼還要刪?

之後是嘉賓陳慧琳出場。

我試試在這裏說明一下這個演唱會嘉賓的安排:基本上每一 part 完結前都有嘉賓出場與梅合唱,然後獨唱,好讓梅轉裝和休息;但這些嘉賓每晚都不盡相同,即使同一位嘉賓幾晚都出現,他所唱的歌或出場時間都未必一樣。

陳慧琳反串「陳公爵」,不但在臉上貼上假鬚,還笑指自己迷倒天下美女。她與梅唱 《蔓珠莎華》。之後她獨唱什麼,我倒忘記了。



第三 part 唱了兩首較為輕快的歌 《第四十夜》 和 《夏日戀人》。我頗喜歡 《第四十夜》 這首 side track,所以,梅選唱它對我來說是個驚喜 (其實她在1990年 《夏日耀光華》 演唱會都唱過)。至於 《夏日戀人》 被重新編曲後變得簡潔和更明快,我也很喜歡。

看完整個演唱會,我才知道這兩首已是全晚「最 upbeat」的歌,也是梅最有動作的一 part。勁歌熱舞是梅的殺手鐧,但由於健康問題,醫生叮囑她在台上戒絕一切大動作,可是,梅還是配合節奏輕擺腰枝,也有少許舞步,我知道她是為歌迷而盡能力去做,感動之餘卻又有點痛心。



驚喜陸續有來。因為這一 part 的嘉賓竟然是林子祥!

香港男歌手沒有幾個是我特別欣賞的,但阿 Lam 是例外的一個。他剛巧也是梅的偶像。

他與梅合唱 《最愛是誰》,之後的 chit chat 位十分搞笑。事緣梅提醒阿 Lam 台上有個大洞,她說:「你放心啦!只得一個洞,在台前走來走去沒關係,很安全的。」可是,梅從升降台降下去後,阿 Lam 站在那裏動也不動,說要等升降台重新升上來!到台面平穩後,他隨即放下心頭大石,揚一下手,「欸」一聲透大氣。觀眾都笑了!

然後,阿 Lam 說:「自1983年在紅館唱歌以來,我未試過有一首歌唱不完。」全場拍案叫絕,大家都知他何所指。他續說:「那次 (任汪明荃演唱會的嘉賓) 尚有半分多鐘,我卻『砰』一聲掉了下去,所以今晚要在此唱完這首歌。」幽自己一默後,阿 Lam 唱出當時沒有唱完的 《男兒當自強》。

■ 你看,梅看著華仔時樣子多陶醉!

今次演唱會是和上海交響樂團合作,我有看這類樂團演出的經驗,知道大概某個時候團員要退席休息。這次的休息時間正好就在第五 part,梅唱完 《親密愛人》 之後。大布幔徐徐降下,把整個舞台都遮蓋了,只露出台前一小段。工作人員搬出一張白色高身椅子,放在台中央,梅半倚半坐的唱了一段新編的 medley,當中包括 《愛情的代價》、《我願意》、《似夢迷離》、《今生今世》 和 《深愛著你》。

此時,另一個高潮位來臨 ── 梅對觀眾說劉德華在 control panel!華仔隨即獲邀到台上,首先是一輪對談。華仔自言是梅的監護人,代大家照顧梅,他說:「她有什麼不適,或不肯服藥時,我的電話就會響。我會代大家每日督促她好好吃藥。」華仔並不是當晚的預定嘉賓,當梅邀請他合唱一曲時,他望望提詞機,說:「噢,這一首嘛...可以可以。」接著,二人拖手合唱 《月亮代表我的心》,場面溫馨。

當時華仔與朱麗倩的關係尚未正式公開,而一般人都認為梅暗戀華仔,還希望他們開花結果。我不知道到底二人是怎樣,只是神女有心也好,是梅真的當華仔是好好好好朋友也好,雖然我不特別喜歡華仔,但當晚有他出現,令到這個第6場更加圓滿。
【這一段也可以在 Youtube 找到。】

梅和華仔離台之後,梅的一眾徒弟上場唱出一連串的快歌,如 《壞女孩》、《妖女》 etc.,編曲是沿用2002年 《極夢幻演唱會》 的那個 medley。我明白如果有這幾首經典快歌的話會使演唱會更完整,而且,整晚都是慢歌實在不行,可是,台上的人堆中沒有了梅,總覺得不是那回事。

■ 上海交響樂團指揮陳燮陽先生。

這個 medley 完結後,樂團已經重新就位,梅出場唱出 《孤身走我路》、《脂肪扣》、《似是故人來》 與及 《似水流年》,而原來 suppose 這一 part 是最後,但當然,正如梅所說:「大會指定之後又有我指定。」況且,婚紗都未出場。

樂團奏完 "Sukiyaki" 後 (這也是梅的 《願今宵一起醉死》),梅終於穿著婚紗出來了。她先唱出 《花月佳期》 (應該沒有在香港的演唱會中唱過),然後說了一番感言:「我是歌手,同時也是演員,穿婚紗並不是第一次,可是,沒有一次是真正屬於我的。終於我請劉培基幫我設計了這套婚紗,就算嫁不去也好...... 我把自己嫁了給音樂,也嫁給你們 (歌迷)。」梅戴在頸項上的是她十多年前買下的嫁妝,可見她是真心的著婚紗給大家看。這套婚紗跟開場的裙褂相呼應,而總括整晚的服裝,還是這兩套與她最合襯、最有特色亦最適宜在演唱會穿。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是梅 tag 最後一首歌 《夕陽之歌》 的台詞。當時我並不知道,原來她所說的「一剎那便什麼都沒有」是暗示她自己的狀況。

這套婚紗最大的特色是裙擺長達20多米。奏著 《夕陽之歌》 的 outro 時,梅拖長長的裙擺,看著她孤單的背影,一步一步走上鋪上紅地氈的梯級,很悽酸。梯級盡頭的大門為她而打開,她步進,回眸,揮手,朗聲地向觀眾喊出一句:「拜拜!」演唱會正式完結。

然而,這一幕深刻地留在我心間。往後的幾年,每當我重溫 DVD 中的這首歌時,還是會覺得難過。越看越覺得這一幕是經過設計的,像一個朋友漸漸步遠,到一定的距離後回頭一望,像告訴送行的人們:「我走了,你們珍重。」



後來跟一位梅迷朋友談起這次演唱會,赫然發現他竟沒有看,是故意的,他說因為看見她這樣唱很心痛。我則認為,既然她堅持抱病開個唱,作為歌迷,我應該去支持她,莫非個個都因為不想心痛而不去看,到時一張張空凳她會更開心嗎?

當年梅在九月份公佈患癌,但十一月份的演唱會依舊舉行,很多人擔心她的健康狀況不足以應付,但她堅持完成個唱。就第6場看來,除了第一、二首歌唱得不太好之外,整晚都沒有欺場,聲線仍響亮,當然,不能與無病無痛時比擬。不過,演唱會前的口齒不清已沒有了,而且中氣十足,只是有時好像刻意在搞笑,反而言談間顯出思路有丁點混亂。

事前經理人 Marianne 對傳媒說梅的腫瘤消失了,加上梅在台上的言談令人覺得病情還有希望,她本人亦有滿有信心 (談及希望下次做音樂劇)。現在看來,她該是早知自己時日無多,開個唱是要跟歌迷、跟朋友做最後的道別。服裝多是紅色或帶紅,舞台又是紅色,我總覺得不是為沖喜,而是她這個病很容易出血,紅衣紅舞台,萬一大量出血,場面也不致於太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