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lack lab | 30th Dec 2013 | 娛文‧樂, 梅艷芳菲 | (207 Reads)
--《百變梅艷芳再展光華87-88演唱會》 1988

收錄歌曲 (黑膠碟版) :
Medley 冰山大火+征服他+心魔+冰山大火/緋聞中的女人*/妖女/愛將/
Medley 戀之火+殘月碎春風/Medley 夢+紗籠女郎/Medley 歌衫淚影+嘆息+千枝針刺在心/胭脂扣/
夢伴/壞女孩/放鬆*/蔓珠莎華/烈焰紅唇/似火探戈/傷心教堂/似水流年/珍惜再會時*
(* CD版沒有收錄) 【2013年更新: 2013年新加坡 Dreamland Production 推出復刻版,曲目跟上面相同!】


錯過了85-86的《梅艷芳盡顯光華演唱會》,事隔兩年,當年的form 1仔如今已是form 3學生,多了一點去夜街的自由,可以自行去看演唱會了。有看演唱會經驗的朋友都知道,現場觀看和錄音大碟當然是有些出入,上回提到的《最後一次》沒有收錄在這張live CD內,誠然有點可惜。不過,那時候的華星唱片很實務性的,從不出版純舊歌精選和live CD,Anita 這一張只不過是第二次 (第一次是甄妮),已是很大突破了。

當年的 Anita 既以「百變」作號召,演唱會上當然少不了百變的環節。妖女、壞女孩、如花旗袍、「傷心婚紗」、露背......各樣都出齊,我最喜歡穿旗袍以利智腔口 (當年的亞洲小姐冠軍,以唔鹹唔淡廣東話及超勁上圍著名) 用自嘲形式訴說自己辛酸兼唱懷舊歌的那一part,還有之後以牛仔衫裙帽打扮唱《夢伴》、《壞女孩》那一part:從未見過一位歌手會用盡四面台的對角線,橫向的跳盡八拍舞步 --- 不獨她一人,還有一大群dancers整齊地跳!不止舞步要齊,還要兼顧第八拍擰頭和那對「斗零踭」。十多二十年前的經濟環境以及舞台的大小,與今天的當然不可同日而語。

Anita 在演唱會上給我最後一個驚喜就是唱第一次encore唱《似水流年》的時候,紅館半空垂下了一串串精緻的小燈泡,圍住了那個四面台,還配合着節奏「走燈」,當時場內的觀眾都不禁驚嘆起來。我還記得那一年度勁歌金曲總選借了 Anita 的舞台來舉行,是罕有的勁歌四面台頒獎禮。或許為了電視畫面更好看,那些小燈泡全程都垂了下來,覺得有點破壞了演唱會的設計。

最後要嗚謝家父,當年為我在影帶中心租了這個演唱會的錄影帶,雖然比live CD剪得更多,但......Anita 最精彩的演出,已在我的腦裏錄下來了。


●當年的演唱會門票是有圖案的,並非今天毫無人情味、千篇一律的電腦票,而且不同的價錢,相片也有會所不同。


●小弟的傑作,嘻嘻!傻瓜機,冇得zoom,勉強見到Anita,仲想點呀?

●呢個係唱《夢伴》、《壞女孩》嗰part嘅造型,係我成晚最鍾意嘅一part。

**********************


《百變梅艷芳烈焰紅唇國語專輯》 1988

收錄歌曲:
脂肪扣(國)/兩個愛(=Oh No!Oh Yes)/何必在意(=愛將)/走上寂寞路(=孤身走我路)/烈焰紅唇(國)
獨飲夜色(=百變)/冷漠的理由(=似火探戈)/小樓風雨(新歌)/冬眠的愛情(=裝飾的眼淚)/似水流年 (live version)


第一次買Anita的國語碟。第一隻國語碟推出時,因為本人的資金不多,只能租碟回來dub帶,事隔兩年,本人的「經濟環境」已改善,當然要「補償」一下。記得那時候常常到學校對面的屋邨商場午膳,吃完飯例牌逛一下商場內的唱片店才回校,因此通常會較早知道有哪些新碟推出了,雖然如此,但仍要忍到放學,總不能把直徑12吋的唱片買回學校吧......

仍然是改編廣東hit songs,仍然是沿用廣東版的音樂底,稍為驚喜的是有全新國語歌《小樓風雨》---- 所謂「驚喜」是指這個舉動,並不是歌曲本身。

那時候,我常常用家裏的 Hi-Fi 自製 extended remix version,設備簡單,不過也足以令一般人的耳朵聽不出「駁口」。本來已經做了一首《烈焰紅唇》remix,但既然推出了國語版,當然再截取一段後補進去,成為廣東話國語混合版。可惜,這些珍貴的 homemade remix 後來不知怎的被我有意圖地洗了。

**********************


《梅艷芳夢裏共醉》 1988

收錄歌曲:
夢裏共醉/Stand By Me/愛你‧想你/無人願愛我/豪門怨/不如不見/We'll be together/
心肝寶貝/熱溶你與我/玫瑰‧玫瑰‧我愛你/富貴浮雲

1988年暑假的某一天,我和家人到海南島旅行。乘的士到啟德機場途中,聽到收音機播放着一首很靜的歌,歌者聲線微弱,隱約聽到好像是盧冠廷。到歌曲中段 chorus 我才聽得出是誰,立時興奮得搖着身旁姊姊的手臂:「嘩!Anita呀!新歌呀!」---- 這是《夢裏共醉》大碟的 first plug:《不如不見》。

But before that,六月中,正當我閉關準備那一年的大考時,家人在客廳收看和幫我錄影金唱片頒獎典禮。看至最後一節廣告,有「金唱片頒獎典禮係由xxx贊助」一句,家人以為已播影完畢,停止了錄影,還埋怨電視台把節目 sharp cut。翌日跟同學談起,才知原來廣告後還有最後一節,而且是阿梅唱壓軸!氣死!但我的同學又說不出那是阿梅的新歌還是舊歌......
要待電視台重播時 (當年未流行DL),我才知道那是這張大碟的 second plug:《Stand By Me》。

那一年,阿梅花了很多時間拍電影,尤其是成龍的《奇蹟》。個人覺得阿梅在戲中是大花瓶,演技無甚發揮,卻佔了她很多時間去拍,我覺得阿梅開始沒那麼專注唱歌事業,包括選歌、練歌、練舞、搞形象。妖女時期服飾稀奇古怪,但到這張大碟,「劉培day」幫她設計的「七十年代荷里活巨星」形象雖美,但太「現成」了。是《奇蹟》給劉先生的靈感?還是為了方便她去拍戲不用轉妝?

唱片封面照的確拍得好看,加上阿梅的演技,連硬照都聞到那股「已故影星」的味道。當年華星仍有資金,可以安排阿梅到日本拍封面 (已是連續第三張了),還搞個兩款封面來谷銷量。由於上兩張《似火探戈》也是兩款封面,估計一眾梅迷那一兩年應該「冇乜錢剩」。

為配合西洋影星的主題,碟內九成的歌曲都改篇自舊英文歌。有一首side cut《富貴浮雲》,改篇自《Windmills of my mind》,阿梅一人分飾兩角 (唱兩把聲),唱出「富貴彷如浮雲,人們卻往往為了金錢而賠上了一切」的意境。其中一句:「人能大量人能狹隘」。隘,音「嗌」,「嗌交」的「嗌」,卻不知是不是因為阿梅唱錯音,mixing 時故意把該字 fade out 來掩飾,直到現在我也聽不清楚她唱「嗌」還是「益」。但最要命的是,我可是最近用 earphones 來聽才開始聽出該字有問題,簡直超級後知後覺!




●繼《赤色梅艷芳》之後又隨碟附送postcards。因為有兩款封面,所以連內裏的postcards也有兩sets,每set各有六張。

[1]

もう十年になったね。
今のコンサートは昔と比べられないだろう。

Mr RiceBall
[引用] | 作者 Mr RiceBall | 2nd Jan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