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lack lab | 19th Jun 2013 | 日記 | (31 Reads)
家族旅行的完結,卻也是我「里帰り」的開始。同一班航機,黃生黃太玩完返歸,我卻展開我的旅程。

在 McDonald's 附近拍了大合照,之後分散各自 shopping。我約好了黃生黃太10點集合,一同出国審查。

過了出国審查,在 Akihabana 一帶,和家姐一家四口先後重遇。

10:30,我們準備登機。臨上機時黃生在吃香蕉,最後一兩口被我輕輕催促了,真不好意思。



這一程飛機,我的心情很複雜。要暫別生活慣了的東京,返回陌生的香港 (4年不及30多年!?),這次會不會又有一大串不適應的惡感受呢?同時,今次「里帰り」,不是離開____,反而是 approach!多麼特別!

--最近每次離開東京的家,心裏總是憂慽慽的,擔心露台的植物啦,擔心 living room 會不會過熱啦,擔心自己沒有鎖好門啦,甚至連阿 Pooh 都是我的擔心對象。

令我產生複雜的心情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今次是相隔25年後再次和黃生黃太一起乘飛機 ── 居然。

上次 (亦是第一次) 和他們一起飛,是1988年暑假的海南島之旅。一生中 (暫時) 就只和父母乘過飛機兩次。

我挑了「前1後2」的座位,這樣,大家都可以有私人空間和休息時間,但又不會防礙我照顧他們。這班機乘客不多,起飛後,黃生自行找了沒有乘客的4座位休息去。

CX 的空姐,果然是典型的港人嘴臉。



坐在我旁邊是一名日籍おじさん。在飛機在成田空港起飛時,他用相機不停拍照,而當飛到屯門 (I guess) 上空時,飛機保持在一定的水平緩慢地下降,おじさん又把握機會狂按快門。其實,daytime + above HK 這個組合,對我來說也很少見,おじさん可能從我的表情發現了什麼,竟然「鼓勵」我也拍照,並說:「終わっちゃうよ。」(快要完結啊) 我莞爾,然後「順從」他,也拍了一兩張。



14:20,香港到着。比預定提早了30分鐘。

雖然我沒有託運行李,但黃生黃太有,所以也得等他們領了行李才走。殊不知一等就是30分鐘,剛好抵銷了提早到着的時間。

從機上廣播得知那一刻香港的氣溫是33℃,救命,明明今早仍是24℃,怎麼坐了一程飛機,就曝昇了10℃!? 一踏出機場,gosh!悶熱得快要透不過氣...... OKOK,雖然我喜歡 sunshine,但用不著這樣歡迎我吧?

黃生黃太打算乘機場巴士 E23,到了紅磡再換車。不過,由於剛才等行李花了一點時間,我不想浪費光陰,決定乘車程短一點的 A22。就在機場巴士站,我和相處了整整7天的黃生黃太暫別。

終於可以一個人靜下來了。

當然,在香港是很難獨「靜」其「耳」,得靠 earphones 的幫助。

回到家裏是16:30,"Hi, I'm back!" 家裏沒有什麼大改變。窗外還透著 daylight,great! 得找點什麼事幹......

--每次回來,黃太都會事先準備一大堆飲品放在雪櫃內,這次也不例外。我拿了其中一盒疑似 made in Thailand 的,加上從東京帶回來的ゆべし,吃了一個 fusion 小下午茶。

猶豫了好一會,又東翻西翻,最後還是決定去紅磡做 gym,即使實際可以做 training 的時間只有40分鐘。

晚上和黃生黃太一起在恆昌樓吃飯。飯後因為太飽,所以在家附近一帶散步了30分鐘。

今晚沒有什麼特定 schedule,最大成就是和 E. Or 在 facebook 商量了下星期去蒲的詳情。

24:15 就寢。It's a long da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