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lack lab | 30th Mar 2014 | 話當年 | (129 Reads)
商店街的沖曬店最近新推出一項 dubbing 服務,簡言之,就是將一些 analogue 的影音產品數碼化,黑膠碟、錄影帶、相片、cassette......統統都是服務範圍。咦?咦?咦?好像很吸引噃!

我的黑膠碟都在香港,而且要帶過來東京也不便;相片可以自己 scan,上次也在香港把一批底片和兩盒特別懷念的錄影帶燒錄了光碟。唯獨未做過 cassette,可以一試喎。

小試牛刀,挑來了一盒每次回港都會拿出來播的 cassette,內裏收錄的都是一些當年的 canton pops。拿到沖曬店,順利地開了單 (你知啦,有些日本人很 stubborn 嘛,如果知道那是流行曲,為免侵權,未必會肯幹這些「勾當」),店員說約10至14天可取貨。

結果,我不用等上14天,約一星期便收到起貨的通知。


As shown in the picture, 今次這個 cassette dubbing 的服務,首30分鐘內容收費¥1050,之後每10分鐘收¥210。另外,光碟兩片各¥150 (早知自備光碟啦)。

以前用 cassette 帶錄歌,都習慣用90分鐘的。最初以為真的每邊45分鐘,多年後才知道原來一般都會多1分至1分半鐘,此後,我便「機關算盡」,會記錄已用的時間,到該面快到尾聲時,便計算一下餘下幾分幾秒,然後挑一首長度最吻合的歌來填塞那個空位。所以,會看見上面的光碟盒給貼上了記錄用的 label,寫著:Side A 47分,Side B 46分。

至於這盒卡帶收錄了哪些歌,有能耐把我弄得如此魂牽夢縈呢?哈哈哈,就算說了也未必認識,還是跳過好了。

Hmm... 這盒卡帶製作於1999年 2月 (我有在盒上寫上日期),這十多年來,各唱片公司都一批又一批地推出舊黑膠碟的復刻版,其實 song list 上的歌都給復刻得七七八八,可偏偏就是有某幾首特別情有獨鍾的始終沒有被復刻。那麼,唯有自掏腰包製作自家復刻版好了!

另外,我要說的是,這卡帶是當年我的 old canton pops 系列的最後一盒,而且並不是由 CD 翻錄,而是用「帶過帶」的形式。或許,如此 rare 的 source 亦是令我偏愛它的原因。

我想轉 MP3 的原裝卡帶有不少,但數目太多,成本亦相對增加,那不如選一盒較為精華的、成品一定會備受重視的來搞吧!

當我把成品放進電腦的 CD-ROM,悠揚的旋律在電腦的揚聲器飄出來,我就如傳說中的叮噹 (多啦A夢) 大結局版本之一「叮噹對大雄說:『我等了你很久』」那種感動。這卡帶從前只可以在香港用 cassette 機播,如今變成了光碟兩片,並在東京某一民居內播,形態變了、地點變了,但內容卻是熟悉的!

落單時,店員看過盒帶紙後,問我轉錄光錄時要不要幫我分 tracks。奇怪!明明我寫中文字,她怎麼知道那是歌曲?由於我以前錄 cassette 很喜歡把兩首歌之間的空隙減到最少,所以,旁人未必能把分 track 位置拿捏得準確,何況,負責搞這盒帶的技工,大概不會認識這些廣東歌吧?分錯 tracks 的危機頗大。不用多,早了半秒、遲了半秒,那首歌已成了有殘缺的雞肋了。是以我寧願自己後期加工逐首歌逐首歌去分 tracks,and of course,不分 tracks 亦可減低我的成本 (分 tracks 的話要另加錢)。

論到質素方面,畢竟由於不是原裝版本 (帶過帶→帶再轉 MP3),所以難免音色不能跟 CD 版或原裝 MP3 相提並論,不過,在這個年代,如想把影音產品保存得再長久一些和真正的 utilize,恐怕只有數碼化一途了。

這盒卡帶暫時會在東京陪伴我,直到下次回鄉時才帶它回去。

[1]

我相信而家香港都好難搵到cassette機,你喺香港果部仲work,真犀利﹗

羊咩咩
[引用] | 作者 羊咩咩 | 31st Ma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羊咩咩
羊咩咩 :

我相信而家香港都好難搵到cassette機,你喺香港果部仲work,真犀利﹗



好彩仲 work, 如果唔係D cassette 就冇得播。

black lab
[引用] | 作者 black lab | 3rd Apr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