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lack lab | 3rd Apr 2013 | 讀書報告 | (43 Reads)
--第一本真正購自原產地的 《交換日記》。謝謝 HTJ 幫我買書。

這本書出版於2003年11月,寫於同年6月初至7月底。2003年......the year of SARS! 玫怡在書本的開首,也有提到她自己一直在發燒,又一直打噴嚏,以為自己中了招,還把病由台灣帶到法國。後來當然發現只是虛驚一場。



寫這一冊時玫怡在法國,而妙如則和她的 Arild 一同在 Seattle 生活。妙如很努力學英文,還提到一些方法和心得。節錄如下:


(P.29)

雖然妙如註明「小朋友請勿學習此方式」,但我以教師的角度來看,這個方法蠻奏效的。當然,遇到不懂的字詞,查字典是最佳方法,然而,當要查的字太多時,這樣做就會拖慢進度,然後就會失去耐心,再有趣的書也沒有用。反之,當文中有些新字深詞,根據上文下理去推測,或者索性忽略不會影響整段文字的理解的那些字詞,會有更佳的學習效果。

儘管妙如排除萬難跟「阿肉得」(Arild) 結婚,還做了過埠新娘,可是,他們仍然常常爆發大爭吵。妙如甚至說:「這個婚姻,折磨你也折磨我,我們並沒有因為在一起而過得更好,我們還是結束它吧!我已經太老,不想再為同一件事吵了,我沒有太多生命可以浪費了!」

撇開事情發展,「因為在一起而過得更好」這一句令我有所領悟。為什麼結婚,正因為這兩個人如果一起生活的話,雙方都會過得更加好。

妙如自己分析,由於她一個人生活在國外,有意無意地把安全感賭注在 Arild 身上,拚命地希望他提供無憂無慮的感情世界。同時,Arild 感受這種壓力,更想開拓一個私人世界。

這件事,因為妙如的爸爸在台灣病危而暫時打住。妙如爸爸患了癌症,在她趕回台灣後4日便病逝了。

爸爸病逝的事令妙如很自責,自責到幾乎半本書都在寫自己後悔沒有在爸爸身邊、沒有完成他小小的遺願等等。我沒有經歷過家人過世,但妙如把她爸爸過世前親戚的煩擾 (e.g. 著妙如媽媽去問躺在病床上的爸爸金融卡密碼),她自己每一刻心情的起伏,都具體地寫了出來,令我猶如親身經歷了一次那樣。

來到爸爸生命的最後階段,妙如掙扎了很久,到底應不應聽從醫生的建議替爸爸打嗎啡針。而結果還是注射了。可是,當發現爸爸變得不能說話,便後悔「將父親囚於不能言語的軀體中」。

我想,那一刻,任何決定都是肝腸寸斷。如果是我自己呢,我希望以一個最沒有痛苦的方法讓我走就好。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妙如有煩惱,玫怡也有困擾的事。玫怡由於仍然掛心在台灣的家人,所以仍未跟她的法國男友 Christope 結婚 (因為仍未想長居法國)。她繼續兩邊跑,希望跑到累了,自然會有個更恰當的答案跑出來。在 P. 259 她提到:「之前妳也問過我,為何不乾脆結婚,乾脆過去定居吧!這樣就可以在一起了。我對於妳短時間內的再結婚是把着愛情至上的祝福,這一點我完全沒意見,就像看別人刺青,很有意思,但我並不會跟着刺一個。」

在法國,玫怡很想學習適應新生活,然後建立出她和 Christope 的生活模式。可是,一到週末就是家庭活動,很難學會獨立。而且,她的法語能力未到達聊天或表達想法的程度,這個令她很難投入法國的生活。再來就是法國跟台灣的生活模式相差太遠,簡單如買一管合用的原子筆也很難。

這個我有點共鳴。有時我會想,香港小歸小,但正因為小,交通時間也需要不多,又或者跑到街上,很方便就找到便利店。但在東京,最近的商店街也要徒步10分,去一去新宿動輒便蒸發了半天。所以,如果你問我,香港有什麼值得我思念,我會說是這種便捷。不過,有一好沒兩好,在狹小的地方待得久了,連自己的目光都變得狹小,甚至連已變得狹小也不自知。

說到語言障礙,玫怡提到法國的電視台只有法語 channels,「隔離了在此生活的異鄉人」。這令我想起,日本的電視台也只有日語 channels 啊,不過,間中會有教英語的節目,應該比法國好一點點。這回合,香港又勝出了,因為香港有廣東話、普通話和英語的電視節目。

另一方面,與 Christope 家人相處,也有令玫怡無奈的時候。例如,他們為了找一間心儀的餐廳,從下午2點一直到6點,驅車幾乎走遍了整個山頭。我呢,我比較像玫怡:「好累喔!隨便吃都好啦!」吃一餐而已,是要有要求,但不須精益求精至此。

在本冊的尾聲,玫怡和妙如書面上吵了一場。吵架沒有特別原因,也許是累積出來的。因為,由本冊的開首,玫怡差不多每篇都流露著負面情緒,後來,妙如想安撫她,大家言語之間產生了誤會,玫怡以為妙如自傲於自己的樂天性格而沒有去體諒那些沒那麼樂天的人。結果,經解釋後雙方都冰釋前嫌。的確,真朋友 (也包括愛侶) 不是一輩子不吵架,而是吵架後還可以相處一輩子。

不過,據後記中提到,經大家商量後,吵架的內容有部份是給拿掉了。

■ 順帶一提,原來 Arild 本身有兩個小孩...... 隨著越抖越多,事情好像越見複雜。

這一冊我 highlight 得比較少,但不表示不好看,也不是不及以前幾冊那麼好,只不過是,十分精警的語句較少,但整體而言還是很吸引的。節錄佳句如下:

P.152 妙如
生死確實難料,還好生死難料,這樣人類才不會因人類的智慧而太過驕傲,雖然我覺得人類已經驕傲過度了......
萬重山外山萬重,李白啊!千里江陵現在早不要一日了,你的輕舟我的飛機,但願都是好夢一場!

P.165 妙如
我現在覺得愛情的偉,不是相遇得多離奇,不是克服了多少困難在一起,不是為對方做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不是愛多久、愛多烈,而是那些二人在一起後微不足道的犧牲!

P.195 玫怡
打開信箱,一大包從家鄉來的郵件,像禮物一樣,靜靜地躲在信箱內... 給我驚喜...。

P.229-231 玫怡
連打密碼這事都忘了,還會記得密碼嗎?
差不多三秒的空白,我的腦都沒辦法想起任何數字,剎那間體驗四大皆空的境界!
雖然第四秒起我在一秒中閃過三千個密碼,但密碼三千,只取一瓢飲啊!

P.242 妙如
我比較同意痛苦是自己選擇的結果,是自己放不下或不願放下某種糾結情緒。至於快樂,沒事於心就是快樂。或是有事,但隨時可決定自己要近要離,就是快樂。


詞語一個:
西曬 = 廣東話「西斜」

[1]

国際結婚はやっぱり難しい、異文化という課題はかなり知恵と寛容はないと乗り越えないと思う。お互いもいろんなタブーあるから。

Mr RiceBall
[引用] | 作者 Mr RiceBall | 20th May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Mr RiceBall
Mr RiceBall :
国際結婚はやっぱり難しい、異文化という課題はかなり知恵と寛容はないと乗り越えないと思う。お互いもいろんなタブーあるから。

したがって、もしうまく行けるとしたらものすごくワンダフルね。

black lab
[引用] | 作者 black lab | 23rd May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