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lack lab | 2nd Jun 2012 | 讀書報告 | (147 Reads)
《交換日記》是張妙如和徐玫怡的合著作品,台灣大塊文化出版 (即李鼎、徐君豪《到不了的地方》的同一間出版社)。

這本書我有第1-6冊,大約是2001、2002年間友人送給我的。我不曉得他為什麼會送這套書給我,可能是某次與他逛書局,被他見過我翻這本書,又或者是我翻閱後對他說過有趣吧。

《交換日記》的命運就像其他家中藏書,在我家坐了冷板凳許許多多年才得以重見天日。

早幾個月,《交換日記》的第1、2冊從香港來了東京。讀第1冊的時候,才讀了頭幾頁,便開始有點後悔為什麼不早點開始看它,又為什麼不多帶幾冊來。因為,我實在太喜歡喇!

這套《交換日記》是手寫體,我可從沒有看過手寫字「寫」成的書!張妙如和徐玫怡以傳真機通訊,你寫一篇,我回應一篇。最初她們是為了日後結集成書而 send fax,漸漸地,就變成了日常生活的交流。



在第1冊的開首,她們在討論上網的問題。當時上網仍要用電話線,當然也常常斷線,果然是1998年的書哩!

兩位作者都是畫漫畫的,我沒有看過她們的漫畫作品,但就本書中的漫畫來看,水準略為普通,而且不夠美觀。不過,我喜歡一版裏面有插圖、有字,圖旁邊有時有解說,有時又會在主段落的旁邊加一段補叙;我喜歡這種隨意的感覺。

另外,兩人的手寫字雖稱不上是書法家級數,然而工工整整,看得蠻舒服的。

近來,我發覺自己漸漸喜歡看台灣人寫的中文書。一來,近年香港人寫的中文書,錯別字、白字頗多,不合文法、文白夾雜的句子也多,多看對自己中國語文水準的提昇沒有益處。有時,自己寫作的時候,都會對如何將一些日常口語化句子寫做白話產生疑問,香港書很多時都廣東口語原文照錄,但台灣書就不會有此情況,可以邊看邊偷師。

另一方面,中國人寫的中文書有頗多香港不會用的詞語和術語,而且,所流露的思想情感都跟港、台人有點距離。

接下來分述兩冊書的讀後感和得著:
第1冊
1. 學會了「下飯」一詞 ── 廣東口語「撈飯」的意思,「用嚟撈飯好啱」→「很下飯」

2. 徐玫怡和張妙如的文筆用詞都很幽默,例如妙如,她想買水缸,然後DIY為家中裝飾,被姊姊「死勸活勸」,結果打消念頭。「死勸活勸」一詞很生動。又例如玫怡說:「台灣火車上充滿各種人世間可能產生的氣味。」我也想把這些風格套用在我的 blog 啊!

3. 雖然二人均是少婦,但偶有思想不太成熟的時候,畢竟都只是廿多歲的女生。

4. 為了原版刊出,書中的錯別字都沒有修正 (除非作者當場自行劃去在旁邊重寫),所以,常常出現錯別字如「收『獲』」(正寫為「收穫」) 等。最不能接受的,是把橫書時的引號寫成先下後上。

5. 趕稿時,妙如雖然肉體痛苦,但由於心靈無助而使腦筋特別靈活,「往事就像走馬燈不停一幕幕浮現腦海」,於是特別有靈感。這種走馬燈的感覺,就是我某些時候因為腦袋太活躍而失眠的時候的那種感覺。

6. 妙如有一天忽然感沮喪,就自行分析沮喪的原因,最後得出結論:「生命之憾在於不能重來,生命的美也在於不能重來。」就好像劉德華主演的《童夢奇緣》所帶出的訊息那樣。我很喜歡這種想法。

以下是第1 冊中十分有共鳴的一些句子或段落:
1. 買樓
「我不願意把人生的黃金歲月全部投注,只為一個遮風避雨的殼。」(玫怡)

2. 像極了來日本之前的我
「原本早已計劃好,幾號~幾號要完成某些進度的,現在可以說那進度表只是用來參考拖稿的先後順序。」(妙如)

3. 對食感的要求
「別人炒菜都是先把蔥蒜爆香,再丟下青菜,我以為自己很蠢,連這種技巧都不懂,後來,現在的我反而是希望自己能把味覺改變得更單純,更能摒除辛香味的誘惑,更直接去吃食物的原來的味道。」(玫怡)

4. 對一些討厭的人的觀感
「後來,我覺得『討厭的人』,也許是我人生的『階段性老師』,某些時候,因為要去對付他們而更增進自己的內在,也許他們想用問題來定位他人的方式不對,但對於我自己而言,開朗一點來看,那些人,倒是不錯的對手。有些人喜歡問別人喜歡誰的電影、聽什麼音樂,好像一種考試,從別人的回答中試圖定位對方的程度。」(玫怡)

5. 被欠薪
「這件事一定會再困擾著我們,把它當成一種歷練吧!以學習將來可能再度發生類似的事情。」(玫怡)
「對他們而言那種金額或許微不足道,對我們這種自由業而言一小筆一小筆都是非常之必要的,若不是,何必去接下來畫!就算我是用這筆錢來買一年份的衛生紙,都是這麼的必需呀!衛生紙不是天上掉下來隨便撿就有的呀!就算送我十條衛生紙都比不給錢還好......」 (妙如)

6. 對人生的體會
「今天我從機上窗口向下望,望這個藍色美麗的地球,就像 NASA 的網站上看由太空拍攝地球的畫面,我不禁希望自己放聲大哭。人,究竟是什麼?這樣小又這樣大,人生究竟是什麼?這麼苦又這麼樂。」(妙如)

7. 對結婚(照)的看法
「結婚的時候,大部份的新娘都想打扮成最美麗的公主 (或皇后),而隆重打扮的結果使新娘看起來不像她本人,不是太美,就是變醜 (有人化妝後會變醜)。拍了24吋大的相片鑲著華麗的油畫框,掛在家裏,再怎麼看都是(?),要收起來又佔空間,要丟掉又不行,床底下永遠塞著一張大照片沾染灰塵......」 (玫怡)
(註: 括號內的問號是3個台式拼音符號,我問過舊同學一芳さん,那個台式拼音是「ださい」的意思,以我理解就是「有點 old fashion」之意)

8. 對旅行目的地選擇的看法
「每一本書都有介紹,我卻一點都不想去。我之所以想去的那些地方,是為了沒有人拿它作為旅行的目的地,這是我的一種毛病,眾人一致追求的目的,我常不經思索地唾棄。」(玫怡)

糟了!這篇讀書報告寫得太長,第2冊還沒有寫!唯有分兩集......



下集預告:
寫這一篇的時候,從網上找到張妙如和徐玫恰的 latest updates!嘩,巨大之慘變,令我大為吃驚......

[1]

確かに台湾の書き言葉は参考の対象になれる。香港の文化価値もうボロボロになったから、ちゃんと字を書ける人はあんまり残っていないだろう。

Mr RiceBall
[引用] | 作者 Mr RiceBall | 12th Jul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Mr RiceBall
Mr RiceBall :
確かに台湾の書き言葉は参考の対象になれる。香港の文化価値もうボロボロになったから、ちゃんと字を書ける人はあんまり残っていないだろう。

言葉遣いのほかに、視点も広がっているから、より読む価値があると思っているね。

black lab
[引用] | 作者 black lab | 17th Jul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