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lack lab | 3rd Jul 2012 | 小牛眼中的世界 | (850 Reads)
「為什麼你學日語?為什麼是日語而不是其他語言?」這個問題被問過很多很多次。

其實......是沒有原因的。

人家喜歡日本電玩,喜歡日本漫畫,希望學了日語後便可以看得懂那些說明;人家喜歡日劇,不甘於只能從中文字幕了解劇情...... 我呢?這些都不是嗜好。

唯一可以用來解釋的,是我跟日語是「青梅竹馬」的關係。

Let me tell you, 唸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我聽到一首日文歌,是來自家中某張黑膠碟。聽完,我很想跟著唱,但不懂得日文,於是,我用自己的拼音方法拼出了整首歌的歌詞。那首歌是譚詠麟校長的 《酒干倘賣無》(日語版)。

此後,陳慧嫻姨姨也有推出過 《千年恋人》 (即《逝去的諾言》日語版),也被我如法炮製。我把這些歌詞疊好,放在校褸袋內,上學途中、放學後,都會拿出來低聲唱 (但沒有人知道我曾經有這個嗜好,直到現在在此披露)。

到長大一點,高中的時候,又出現了另一個浪潮,這個,我在其他篇章已寫過了,那就是田原俊彥。

當時聽田原俊彥的歌,我並沒有打算要去理解歌詞的內容。家姐問我:「唔知佢唱乜個喎!」對,的確不知道,純粹是聽旋律。

一直都沒有想過要為了要能跟著唱或弄懂歌曲內容而去學日文,不知何故,總之就是沒有想到這方面。那時連校內的功課也應付不來,還學什麼外語?當然更加沒有想過有一天會為了深造日語而老遠跑來東京。

直到若干年後出現另一個契機。

1997年9月,因為湊巧有朋友想學日文,我跟他結伴,於是,正式展開了學日文的漫長歲月。而促使我跟他一起去學的,是因為之前一年去過日本旅行。

那一次旅行的點滴,在這個 blog 很多不同的篇章也寫過吧。其中一項沒有提過的是,其實在出發前我買了一本日文會話書,以情境來分 chapter 的,諸如初見面、購物、問路等,每句日文之上都附一句羅馬字拼音,例如「知りません shirimasen」。當時,我是希望能即學兩三句常用語在途上應用,即使鸚鵡學舌、囫圇吞棗也好。但同行的 Mavis 不以為然,還叫我「先學好50音再算吧」。(「50音」者,作用好比英語裏的字母)

我記得某一晚在民宿遇上一個會說日語的英文人,為了爭取機會練習,我便大着膽子跟他說日語。當時我問他 "nihon... go... ga... waka... rima... su... ka?" (為了讓讀友體會當時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的心情,暫不透露這句的意思),他很好奇怎麼我會說日語,於是我便向他揚了揚本來藏在遮擋他視線的背囊後面的會話書。
【上面那句是: 日本語が分かりますか?「你會日語嗎?」之意

後來,我還從書中學會了 "issho" (一緒,「一起」的意思)。有一次購物,老闆娘大概是在問我「和朋友的東西放在一起好吧?」我便衝口而出吐了這個字出來,Mavis 也嘖嘖稱奇。

或許就是這樣引起了學習動機吧!現在回顧這半世人,深感到某些事,當時看起來可能微不足道,然而,它的種子卻早在心裏深深埋下,到某一天,它就會萌芽、開花、結果。學日文就是一例。假如當年我不是去日本,而是去了法國、西班牙的話,後來我學的,可能會是法文或西班牙文也說不定。

亦可以見出,其實並沒有一個特定的原因誘使我去學日語的,而是,每件相關的事,一點一滴地出現,默默儲藏起來,而它的影響卻在日後陸續出現。

如是者,97年起,在中大校外進修部參加日語課程,基礎1-4、中級1-2、高級1-2,連續學了4年。當時日間的正職其實都忙得不可開交,還要兼顧一星期兩晚上課 (同時又在浸大讀 part time degree!),初時學一些很基本很簡單的,內容較淺,即使平日不溫習,到測考前才來臨時抱佛腳,尚可應付,然而,這絕對不是有效的學習方法,很明顯地,到了中級,已開始消化不來。到唸高級的時候,課文變得又深又長,完全是硬啃死捱。

課文艱澀難懂,固然減低實用性。同時,我亦覺得這是心理上的影響。因為平日沒有認真地溫習,那些只為測考而灌進去的,很快就會煙消雲散,於是,很多學過的東西都遺忘了,心理上就會覺得自己學得不夠好,也就沒有信心去運用,同時,在香港學外語,能夠學以致用的機會根本很少,不運用的話,知識就更加不鞏固,亦因此加速遺忘。這就是我自己學了4年仍然只懂皮毛的原因。

那4年間,並沒有預計要透過學習日語得到些什麼:沒有打算學成後要到日資公司工作,沒有想過要用習得的語言能力去理解日語歌詞,也沒有因此而愛上日本的電玩漫畫和劇集,最多不過是家裏多了幾本日語課本、一大疊 notes,與及幾張日文 CD。

最用得著日語就是來日本旅行的時候,看得明白路牌上、看板上的平仮名和片仮名,像忽然解開了暗語那樣;在路上有日本人在聊天,間中飄過一兩個熟悉的詞語,就像偷聽到他們談話的內容。然而,問路、購物、在酒店 check in,仍是很勉強才能應付過來,而且人家多說幾句,或出了預計不到的狀況,便已經啞口無言,真的很勉強。

還有一個活用日語的情況,就是在卡啦OK唱日本歌的時候,但只限於自己熟的日本歌,不能即興點唱,因為眼睛跟不上歌詞速度,而且沒有註音的亦唱不來。

2001年從中大校外課程畢業後,我就是透過旅行和唱歌,不經意地 keep 住日語能力。

怎麼也想不到,我這種半桶水的日語,多年後竟得到「駅後ろ」的「收留」。

從全職轉做 free lance 後,什麼看似做得來的正當職業都要嘗試。難得「駅後ろ」要求不高,連我這種當時只相當於能力試「2級未滿」的人都覓得一官半職。新來的,都會獲派初級班,教學內容以名詞為主,很簡單的,以前儲下來的日語能力絕對能應付。

只不過,漸漸便發覺自己力有不遞,例如,單詞的音調、初級文法等等,其實有部份都不很肯定,或已遺忘了。我不想誤人子弟,只好一邊混飯吃,一邊惡補。

後來,我發現原來我的同事,不是曾到日本留學一年兩年,便是現職與日本有關。反觀自己呢?我什麼「背景」也沒有。有時,學校裏一些日籍教師跟我說話,我都未必完全應付自如。而最令我覺得羞恥的,是間中有學校高層飯局,人人面對著那些日本人皆談笑風生,唯獨我一個變得又聾又啞,還竟然想逃避。

當時有聲音告訴我:是時候上山學藝了!



詳情請留意下一篇:《點解我嚟日本留學》

日文版: 《どうして日本語が勉強したいんですか?》 寫於2010.3.8

[1]

長いストーリですね。
期待下一篇。:)

秋。
[引用] | 作者 秋。 | 3rd Jul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2]

そういえば僕はなぜ日本語を勉強し始まるかって、よく説明できないだろう。そのきっかけもわからん。

Mr RiceBall
[引用] | 作者 Mr RiceBall | 4th Jul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3]

「駅後」......差唔多忘記了的名字啊~在我學習日文的生涯中短暫出現過的名字
要教日文,的確要對自己有更高的要求。現在已有小成了吧。不如把01年的日文版重寫一次,或修改一下?兩年後會寫出更流暢的日文吧。前後對照,會驚自己進步之大。

金田一
[引用] | 作者 金田一 | 5th Jul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秋。
秋。 :
長いストーリですね。
期待下一篇。:)

係,的確好悠長。
下一篇恐怕要你等一段時間先至有噃。

black lab
[引用] | 作者 black lab | 12th Jul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5] Re: 金田一
金田一 :
「駅後」......差唔多忘記了的名字啊~在我學習日文的生涯中短暫出現過的名字
要教日文,的確要對自己有更高的要求。現在已有小成了吧。不如把01年的日文版重寫一次,或修改一下?兩年後會寫出更流暢的日文吧。前後對照,會驚自己進步之大。

很好的提議,不過恐怕要到寫完手頭上想寫的文章後才有空實行。

black lab
[引用] | 作者 black lab | 12th Jul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Mr RiceBall
Mr RiceBall :
そういえば僕はなぜ日本語を勉強し始まるかって、よく説明できないだろう。そのきっかけもわからん。

そうそう。俺もそう思っているね。だから、聞かせる時に困っていることがあるね。

black lab
[引用] | 作者 black lab | 12th Jul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