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lack lab | 4th Apr 2012 | 日記 | (157 Reads)
水曜日  晴

來到這次歸省的最後一天。


最後一份大家樂餐蛋麵早餐,最後一杯奶茶。早餐後逛了一轉百佳,買了一盒 Lipton 奶茶沖劑 ($36.9),居然附送早幾日在西貢買過的凍頂烏龍奶茶,一共23包,回東京後可以慢慢嘆了。

黃生黃太今日和大班親戚去拜山,而我坐下午的飛機,他們一早說好了我今日不用出席。而這也是我刻意安排的,因為免得大家又再送別惹起傷感。就如我最喜愛的歌曲之一當中的兩句歌詞:「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瀟瀟灑灑的上機,不是很好嗎?

而按照後來事態的發展,他倆不前來送行,為大家來說,也是好事。

雖然不見,電話還是來了。從黃太口中得知,原來昨日東京有大風暴,港媒當然又有意無意地加鹽加醋,於是黃太便擔心我在機場沒有公共交通回家。其實成田機場至少有兩條鐵路和一條 limousine,何須擔心那麼多?唉,有時一己過份的擔憂,對旁人也是一種負擔。

     (左上) 爭取時間做家務,雖然成就不了什麼大業,但盡量拭抹一下也是好的。
     (右上) 吃掉了昨天在百佳買的芝麻八爪魚 ── 這是日本國內吃不到的「日本食品」。
     (左下) 終於把傳說中的「融鞋底」拍了照。這光景,真慘不忍睹。
     (右下) 12:05 出門口。家裏一切又回復「原狀」。

當時毫不知道原來有一名怪人正準備了怪事招呼我。

如常地在九龍站 check in,那20餘歲的四眼地勤妹妹除了正常的 check in 程序外,還要我出示回程機票。這次歸省我是買東京→香港 / 香港→東京的來回機票,所以再沒有另一張「回程」機票可出示,但為免麻煩,就隨口說我有 e-ticket,但沒有 print 出來。豈料,她竟然認真得要我把 reference no. 告訴她。她解釋謂這是日本方面的入境規定。嗄,我從來沒有聽過!

我便隨口把日子和 JAL 某個航班編號說出,殊不知那妹妹仔居然真的找同事到港龍的櫃台去查我的登記。擾攘了十來二十分鐘,結果當然是找不到我的登記,而她又 hold 著我的 passport 和 boarding pass 不肯給我。我說:「我持有有效 passport 和機票,不是可以出境嗎?」她用看似很有道理的語氣回答說:「我不只確保你可以出境,還要確保你可以在日本入境。」

聽起來很合理,可是......你當自己係邊個呀?日本入境處職員?抑或國際刑警?

要有回程機票!? 我沒有呀!那怎麼樣?要遣返家裏明天再出發嗎?又沒有智囊在現場可以幫我出主意,事情全面陷於膠著狀態。但這樣進退維谷,再拖延下去,我趕不及去機場,錯過了登機時間的話,將會更大件事。跟朋友 HM 聯絡過後,我決定無論如何去了機場再算。

忽然靈機一觸,想起:我取消了那 check in 的話,不就可以擺脫這難纏的妹妹仔嗎!

妹妹仔這次沒有再留難我,瀟灑地把 boarding pass 撕毀,並把 passport 交回給我。成功逃離後,我飛奔到月台,幸好機場快線很快便來,跳上車,至少有24分鐘給我冷靜想對策。

能夠逃出妹妹仔的魔掌,其實我的擔心已減少了一半。然而,萬一這真是日本的入境新規定,屆時我在成田機場不能入境的話,我的處境將會更無助。那麼,我是不是真的要買一張離開日本的機票呢?什麼工具都沒有,怎樣買呢?抑或,在機場櫃台再試行 check in?

到了機場,看見自助 check in 機,又給我想出另一主意:我用自助 check in,那不就可以避開所有人為留難嗎!

嘟...嘟...,居然又給我毫無困難地取得 boarding pass!

這時候,我的擔心再減去二分一。

之後,本來用作吃飯的時間,變成上網 check 機票航班。因為其實下一個 trip 已初步定了日期和目的地,如果真要買機票的話,也可以先買這一程作為擋箭牌,只不過,是有點草率。

Click 了一輪,最後,因為不知道欠缺了什麼編號而訂不到,真白費心機,也平白浪費時間。唉,原本可以好好享受在香港的最後兩小時,就這樣浪費在慌亂緊張之中。然而,不幸中之幸是,黃生黃太沒有來,不然,他倆又會擔心一番,而我要處理自己的事之餘,又要兼顧複述解釋安慰,真有可能會崩潰。

又按照後來事情的發展來說,訂不到機票其實也是好事。


終於踏入了禁區。可能由於今日是公眾假期,出境的人十分多,本來已經一恍一恍的我,就更加顯得不知所措。迷迷茫茫走到登機閘口,知道有 wi-fi 可以上網,便立即拿出 netbook,聯絡我的日本朋友,看看有沒有什麼 good idea。可惜,未收到回覆便要登機了。

登機前又發生了小插曲。

原以為取得了 boarding pass 便神仙過海,怎料又被地勤留難。「Black 生,雖然你用自助 check in 機,但你沒有回程機票......」我不記得下一句是什麼了。一定是那地勤妹妹仔通風報訊啦!討厭!

而接下來的事情也發生在電光火石間,只見兩三個地勤掩掩映映,我還未看清楚自己的 passport 落入哪個人的手中 (很危險啊!這種情形很容易被人陷害,地勤也未必一定是好人呀!),便已有一位貌似較高級的地勤把我的 passport 翻了翻,對我說:「Black 生,已核對過你的資料,沒問題,你現在可以登機了。」

既然給放行,我豈不快走,還跟她糾纏嗎?


而這一程飛機,是有史以來最不享受的一次,連 super breakout 也玩得不暢快,只想快些到日本,快些知道在沒有回程機票的情況下是否會被拒入境。不過,重重難關也給我突破了,我相信我會成功抵壘的。我用肯定的語氣跟 HM 說過,今‧晚‧會‧e-mail‧給‧他。



終於到了成田機場。早已有心理準備,調較好 channel,預備全程英文對答。但那關員竟然除了一些指定動作外,什麼也沒有問便讓我通行,あっさり!不只沒有要求我出示,甚至沒有理會我有沒有回程機票。

地勤妹妹仔,你很可惡 !!!!!!! 你累我擔驚受怕,又累我白白浪費時間!

再次走在東京街頭,真有鬆一大口氣的感覺。黑夜的街有點涼,但絕對嗅得出空氣中那清新。

電車內是一片寧靜,在月台上等候乘車的乘客是會讓人先下車的。

十時許,終於回到我住的那一區。在コンビニ買了一杯海鮮味的春雨,紀念這奇怪一天的結束。這一次歸省之旅亦正式結束。


(左) 阿 Pooh 盒在香港打了個轉,又跟我回到東京了。
(右) 這次帶回東京的一批「新」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