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lack lab | 7th May 2012 | 小牛眼中的世界 | (995 Reads)
「點解我」系列之 學急救

早幾天左小腿下方疼痛,那位置,學術一點的名字就是「腓腸肌」的下端。看上去有點腫,按下去也感覺脹痛。疼痛發生前沒有做過運動,理應不是運動後的痠痛,也沒有撞傷。Anyway,原因不明,就是痛。

靜止時不痛,走路時就視乎情況,有時不太痛,有時很痛,痛得走路也一拐一拐,像扭傷了似的;有時晚上痛些,有時長時間坐下後站起來痛些,有時沐浴後痛些。

根據經驗,這種慢性 / 並非即時性的疼痛,我都會用「熱敷法」,最簡單方便是貼「殺龍xx」之類的溫熱貼。惟這次似乎不見得特別有效,貼了好幾天,走路時仍是痛,腫也沒有消退,甚至因貼得太多溫熱貼,皮膚敏感開始出現了。熱敷法不見效,於是,昨晚改用「冷敷法」。

睡前,我把保冷劑放在傷處 (平時買急凍食品儲下來的),然後用毛巾紮裹,一來可以固定保冷劑,二來可當成軟墊讓傷處舒適一點。睡覺的時候,我用座枕把左腿墊高。

想不到,今早,奇蹟發生了。

持續了三數天的疼痛,竟消失得無影無蹤,彷彿從來沒有事發生過那樣!

能夠想出以上的方法,絕對不是我聰明,而是完全是來自急救知識。

要追溯何時初次讀急救課程的話,應該是1999年7月吧。此後都有按規定每3年考試1次來 renew 急救資格,至今共考過5次。然而,這不是我最初接觸急救,記得小學四五年級左右,黃生 (家父) 有一陣子因工作關係要學急救。於是,我從他口中學會了「神秘燒排骨」這個口訣。

準確一點,應該寫做「神泌消排骨」。其實還有上一句,那是「秦林生肌膚」。你猜是什麼?給你3秒鐘......

3...
2...
1...

「循淋生肌呼、神泌消排骨」,合起來就是人類身體10大系統。依次為:
循環系統、淋巴系統、生殖系統、肌肉系統、呼吸系統、
神經系統、泌尿系統、消化系統、排泄系統、骨骼系統

這個口訣太易記了,甚至到我長大後學急救時還記得這10個分類。

或許因為這個從小就埋下的種子,小時候一直都覺得急救是有趣而且是用得著的。至於為什麼會去學......其實,一路走來的歲月,很多發生在我身上的事都很有玄機,學急救的契機也一樣。在 CMSNP 工作的時候,有一次,同事 / 好友阿岑和 Irene 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起參加急救課程,而她們已經報了名,我細讀在 staff room 傳閱的 circular,看見開課日期是在暑假的頭一個星期,心想:好哇,那就不會對工作造成太大影響。也就報了名。

就這麼不經意。

第一次考急救,要先上30小時的 full course。我還記得教我的是周 sir,有料又教得生動有趣,還有,兩塊壯闊的胸肌 (沒見過真身,只不過透過 polo 恤突顯出來),連我也得靠邊站。

周 sir 很隨和,我們班所有同學都很喜歡他。最後一天上課,我們還請他到 St. John 對面吃日本料理 (已結業)。他又把聯絡電話寫給我們,我記得考完試後很緊張實習試的表現 (不是由他監考),當晚打過電話問他那個題目我那樣做對不對,他認真地解答,還叫我不用擔心。

後來,我知道了 CMSNP 的學生輔導主任原來也是 St. John 的「要員」。雖然他沒有在考試時「幫忙」,但有一兩次試前幫過我溫習和練習,也給了我一些筆記資料。此外,AM session 也有另一位「要員」(我把他們說成「錦衣衛」似的),好像曾是其中一次包紮實習試的考官,同事變考官其實挺尷尬的......

持急救員資格多年,處理得最多是學生流鼻血。「放鬆別緊張,坐下來,上身微向前傾,張開口用口慢慢呼吸,用姆指和食指捏著鼻子的軟骨,10分鐘後我再來看你......」這些台詞熟得不得了。止了血,還得提醒他當天別擤鼻別挖鼻。

為了增加自己的出路,我曾打算報讀急救導師課程。入學試是100題 MC (普通急救員的考試是30題),要合格才可以讀。無奈,第1回合已經被迫止步。

最近才有本身也有急救證書的朋友問過我為什麼還不斷 renew,難道不覺得被騙錢嗎?當時我答道:我覺得急救知識很有用。但這個答覆,他顯得不太同意。

熟習急救知識,無論在職場、在家、在室外,隨時隨地,有需要時就可以應用。我很記得有一年我教健教科 (當時還未統一成為「常識科」),其中一課是關於急救箱及急救工具的使用,我便真的把 staff room 的急救用品帶入課室進行講解及示範,此舉當然不當,因為萬一 staff room 真有需要時就會誤了大事。然後,我的示範亦大錯特錯,當時我還未學急救,根本不懂得清潔傷口只能由內至外抹一次,也不知道剩下的繃帶是不用剪掉,更不曉得捲繃帶是要由下而上。

幸好,有機會給我「贖罪」,而且有兩次哩。後來轉了常識科,我以急救員身份,先後教了兩屆五年級常識科《急救工具》那一課,這一次用書商提供的教具,配合習得的急救知識,每一句所講的,每一個示範,都是我的認知裏最正確的,感覺踏實得多了。

另外,從生活方面來說,嗯,就以這幾天腳痛為例吧。急救知識教曉我一般肌肉層的痛是因為血管擴張,神經線被壓所致,所以,要止痛,就得令血管收縮,於是施行冷敷。另外,包裹傷處是為那裏舒適,而抬高傷處是為減少血液流向該處,從而減輕腫脹和痛楚。(*這是急救學的 "RICE",不過,這裏的解說可能不夠全面,未有急救員資格者切勿隨意施行)

就這樣便簡單地解決了問題,藥也不用服。其實,日常生活中身體上有很多小傷病,根本就是可以利用現有資源而很快捷地得到舒緩。我自己最常應用到急救知識的例子有以下數個:

蚊叮
被蚊叮的傷口帶酸性,這種酸性刺激皮膚,引致發癢,要止癢的話,把酸性中和了就行。如果現場沒有無比X的話,用梘液 / 肥皂洗傷口 (不用清洗) 也很有效。

打噎
急救學的名字是「換氣過度」,坊間流傳的做法是喝水,急救學也是如此建議,但要大口大口地喝一整杯水,目的就是在喝水的過程暫時關閉氣道,讓它自行 reset。
另一做法是用紙袋罩著口鼻,緩慢地呼吸。自從我學會這個做法後,每次打噎我都這樣做,挺有效的。如果沒有紙袋,可以用紙摺一個簡單的,但不能用膠袋,因為會引致窒息。

燙傷
用冷水緩慢地清洗傷口約10分鐘,沒有冷水的話,冰塊也可以。那麼,為什麼很多人都用豉油呢?因為熨傷多數發生在廚房,而豉油是在廚房裏最易找到的清涼液體。

你會發現急救是不施藥的,對了,這就是 point。因為急救員不是醫生,不能診斷病情然後施藥。而急救的意義就是在醫護人員到場前,利用現有資源 (也運用正當的醫學知識),盡量減輕傷勢或痛楚。

我想,那位朋友是認為學習包紮、CPR,在日常生活中能運用的機會甚微,故覺得急救知識不太中用。誠然,若非醫護人員,以一個普通市民來說,遇上此等重大事故要施行急救的情況又有幾何?誰又會想常常幫人急救呢?然而,如果真正掌握這些知識,自身不是倍添安全感嗎?萬一有什麼意外發生,這些儲備就可以派上用場了。又比如文首提到的情況,能夠在就醫前減輕傷勢,甚或解決問題,不是很好嗎?
(註:熱敷通常適用於已有一段時間的腫痛,目的是促進該處的血液循環;冷敷則多用於傷後即時,目的是減少血液流經該處,避免腫痛。)



上一篇: 點解我做 gym?

[1]

毎日に実用しないかもしれないけど、常識の一部になるし、いざの時に持った方が有利というスキルでしょう。一緒に出かける時も安心。

Mr RiceBall
[引用] | 作者 Mr RiceBall | 9th May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Mr RiceBall
Mr RiceBall :
毎日に実用しないかもしれないけど、常識の一部になるし、いざの時に持った方が有利というスキルでしょう。一緒に出かける時も安心。

そうね。この知識を自分のものにしたら、いざという時に備えることができるね。毎日毎日活用できないけどね。

black lab
[引用] | 作者 black lab | 10th May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