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lack lab | 2nd Apr 2012 | 日記 | (72 Reads)
月曜日  陰

這幾天都是同一時間自動起床,每天睜開眼找起床畔的手機來看,都是劃一的07:35,鬧鐘都沒那麼準!

昨晚左眼經歷浩劫,以為半夜一定會狂搓狂揉,又或者今早一定通紅,豈料大大出乎意料,平安無事!可能是昨晚滴得眼藥水太多,什麼菌都殺清光了 (笑)。雖然已無大礙,但決定還是不戴 con.,讓眼睛多休息一天。


■ 1. 梳洗後便下樓到大家樂嘆早餐,看見第一期與第二期之間站滿了來港「扶貧」的強國同胞......salute!
 2. 大家樂餐蛋通 + 奶茶,盛惠$20.5......咦?明明前幾日是$18.5,多口問一問收銀員,她怪尷尬地解釋:「是...啊,剛調整了價錢...」事後我才知道剛於4月1日加價,呵呵呵,能於此行「見證」大家樂加價,別具意義!
 3. 11:15 在銅鑼灣 meet up 一個朋友,帶他去參觀我平時租碟的店舖順便歸還《黃凱芹25年》,然後經中央圖書館往天后去。(題外話:在《黃凱芹25年》附送的DVD,有一首《雨季不再來+傾心》live medley,兩首歌的接駁位天衣無縫,十分驚喜)
 4. 維園開了不少ブーゲンビリア(簕杜鵑),顏色出奇地紅艷。嗚嗚......最近東京陽光充沛的日子不多,這一水開出來的花朵都只呈淡紅色......
 5. 在東京待得久了,就明白到香港的祟光只不過是港化了的商場。

帶朋友去試一間我沒有去過但很有興趣去的 A la maison (法國餐廳),事前雖然訂了位,但沒有查證具體地址。我以為天后嘛,就是維園對面那幾條街,找找看很容易,殊不知原來都有點難度。奇怪的是我完全沒有想過要先抄下地址。還好,手頭上有那餐廳的電話,臨時致電去問,才得知在木星街,後來到了附近再問某藥房的職員,終於找到了,鬆一口氣。但要朋友陪我一起闖盪,真不好意思。



選這間餐廳,當然是有點期望。結果雖不致於大失所望,但確有點百聞不及一見之感。又,原來只不過是一間港式法國餐廳:雲石桌面使碗碟放下時砰砰嘭嘭 (即使侍應已經盡量輕放),侍應帶點漫不經心的工作態度 (端菜時未完全放下,頭部已經轉到另一邊去,沒有與客人眼神接觸、沒有笑容、沒有簡介那是什麼),12:30 過後便變成上班族的飯堂兼開始喧鬧,與及,那杯茶餐廳風味甚濃的熱檸茶。

幸好,我訂了12:00的桌子,享受了半小時的寧靜,兼且不用輪候。買單盛惠$194 (連加一)。

至於主角 ── 食物質素,就合格有餘。

由於飯前未能成功還CD (因為該店還未開門),只好飯後折返。還了碟取回按金後,我再帶朋友乘地鐵到中環,繼續下一程。


■ 嚇人的濃霧與及令人啞然的高樓大廈。

到了中環的港外線碼頭,發現不太合時,因為下一班船是14:15,要等20多分鐘。不過,上了船不久,朋友要坐而假寐,我也就因此得到半小時左右的溫習時間,很不錯。



沒錯,就是去長洲。

時近清明,想去探望一下先人是也。雖然,今次回港和離港日期是經過精密計算,避開了掃墓的日子 (結果都奸計得逞),然而,我不是不孝,只不過不想集體掃墓而已。像今日這樣,悄悄的,不用跟人家一起擠,自分のペースで,我是很樂意的。

去到長洲,我帶朋友沿往常上山掃墓的路線出發。朋友並不認識我的祖先,他只不過當是一次健步行活動。

畢竟這條路線走了這麼多年,不用地圖也能順利地 one by one 探訪了太嫲、爺爺、嫲嫲和大姑姐。至於其他比較「後期」的長輩,因為我不太肯定他們的「新居」所在,而且時間有限,唯有留待下一次了,sorry!

今天 mini 掃墓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要找出嫲嫲的生卒。我只記得她很長壽,但實際是過了一百歲抑或未過,就不記得清楚了。今日終於查出,原來是生於1907年,卒於2002年,即陽壽95歲,厲害厲害,但卻比爺爺遲了22年往生。如果他日要我和老伴陰陽相隔20多年......或者,我會覺得很寂寞。

差點忘了介紹哩!上面組圖中的花朵,在長洲山頭隨處可見,以前遠足時亦有見過,但不知道名字。朋友後來幫我查過,那花叫做「馬纓丹」,未熟的果實及枝葉有毒。

一場來到長洲,怎能不吃「長洲三寶」?我和朋友買了一些糕點,到了東灣的公園大快朵頤。我買了紅豆糕和缽仔糕,一邊看著大班年青人在沙灘打排球,一邊細味。


■ 小時候常去的「長海酒家」如今只剩頹桓敗瓦,東灣又像縮小了。難道這些都是每個「少小離家老大回」的人會得到的感觸?(oh yes! 還有大魚蛋未吃!)

對了,今日長洲十分多年青男女,使我感到十分奇怪。莫非大家都已經考完 DSE?有這麼多考生嗎?全都來了長洲嗎?後來我才想到他們應該是放復活節學校假期。

遊了半個長洲的山頭,又吃了糕點,今日的「長洲半天遊」圓滿結束。

我們乘17:35的快船回中環,然後乘天星小輪往尖沙咀 ── 這位朋友繼續出席餘下的節目啊!

而餘下的節目就是與黃生黃太吃這個 trip 的最後一餐晚飯。

為了隆重其事,特地移師尖沙咀滬江飯店進行。

我訂了18:45的位,但黃生黃太的通告時間是19:00 (因為他們必定會提到15分鐘到),結果,證實了我的假設沒錯,果然是我們剛坐下來他們就到。哈,這就是經驗了!

然後是點菜。黃生慌我們吃不飽似的,老是要點多分量,例如:要12件小籠包。實情是,他大有可能只吃一件,黃太又最多只吃一件,那麼,即是我和朋友各要吃5件?那不用吃其他東西了?

於是,我問清楚他想點的菜是幾人分量,扣除了他們二人的食量後,再調節一下我和朋友想點的菜,湊足3.5人份 (黃太食量少,只當0.5人計算)。這也是經驗哩!

其實,我點的菜是預留了空間的,因為我估計黃太後來會吃甜點,而以她的習慣,多數都是只吃掉6分之1,餘下的要人執手尾。是有點不悅,但由於一早已有心理準備,所以已調節了自己的想法,也就不覺得苦;方法就是想想小時候要母親綿乾絮濕照顧的光景......

結果,黃太果然是要了擂沙湯丸,一碟6粒 (接下來的事不用說啦)。



飯後,送走了朋友,才不過20:15,我和黃生黃太乘巴士回家去。Yeah~~! 回家後還有很多時間溫習急救課本呢!

巴士站對面的......空地!? 回憶中的新世界中心去了哪裏?



■ 今晚是這條烘燶麵包毛巾的告別式。
謝謝你陪伴我走過這些年,お疲れさまでし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