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lack lab | 3rd Apr 2012 | 日記 | (1157 Reads)
火曜日  晴

終於來到考試的日子。沒想到竟然真的把整本急救書看完了,就在今日13:50。當然,最理想是把一邊看一邊 underline 的部份再溫習一次,但我已沒有這個餘裕了。把多出來的10分鐘用來獎勵自己上網,輕鬆完後,便開始溫 past paper。

今晚19:30開考,為免被交通所耽誤,我決定去到金鐘後才吃飯。最簡單直接兼不用傷腦筋當然是我的「飯堂」大家樂,幸好還健在。光顧大家樂當然要吃燒肉飯,雖然下午已吃過燒肉,但最後一晚,沒關係了。怎料收銀員說燒肉賣完了......

残念!!

還未正式開始失落,走到燒味部時卻看到那裏放著一大件燒肉!

喜出望外,把握機會對師傅說:「是不是有燒肉呢?(瞄一瞄那塊肉) 剛才收銀說沒有,我才要了叉燒,可以改嗎?」師傅毫不反感,和善地說:「我給你燒肉吧。」Yeah! 我不會忘記這句話。
--
--「準時」(自訂的標準) 19:00 去到 St. John 大樓。因為我是改期考試的,已料到會成為孤兒仔,也就淡淡定在7樓大 hall 外坐下來溫習。其實書本已經溫完,而且這個最後關頭溫什麼都不會有大幫助,所以只 go over 那疊 past paper。剛看完,門也就打開了。

我問一個身上掛了職員證的,我這種情況該先去哪裏。以為又會像3年前得到特別照顧,殊不知他指我落去6樓查詢。(如果我發現你當我人球的話你就找死,哼!)

去到6樓,證件人果然叫我上7樓問,嘿嘿!我說:「就是7樓的職員叫我來6樓問呀!」然後那人才叫我到考室門外看張貼出來的座位安排。(想耍我,嘿......)

原來座位表上真有「更改考試日期」一欄!比3年前進步喎!(又或者一直都有,只不過當年我獲優待而已;詳情請閱有關3年前急救考試的文章《意外收穫》)

總算順利地入座了,原來更改考試的只得3人,我們便孤伶伶地坐在靠牆的、最後的一行。

主考官宣佈我們的考試程序:筆試 → CPR → 包紮。

監考的其中一員正是重溫班導師 Heidi Li,我直覺地以為她姓李,今晚才從她的證件得知原來姓利。

筆試題目比預期中淺,其實來來去去都那幾份卷,來 renew 的只要3年間沒有忘記太多,又有溫習的話,這部份應該問題不大。

有一兩題是書裏沒有寫的,筆記或 past paper 也沒有提過,只能靠 common sense。同時,也有好幾題是從前不知道答案,而今次因為啃掉了整本書而變得很清楚的,例如:「某人滑倒後肘手著地而令鎖骨骨折,這是因何受傷?」答案是「間接暴力」。

10來分鐘便做完,小休一會,再從頭仔細覆卷,覆完便剛好收卷。之後現地繼續考 CPR。我坐第9行,把座位排成輪街症形式後我也變成差不多龍尾。不過,有十多名考官一起考,流量也很快。

後來,我被安排到一位頗遠的考官那裏。我就像重溫班那時一樣,幫公仔消毒後才脫外衣和手錶,希望火酒可以在這段時間內蒸發,幸好,考官也沒有怎的催促。

儘管考過很多次,然而還是有點緊張,尤其今次改了對白。那一句「這位穿xxx衣的男士,請你過來幫忙」全句都瀕臨「食螺絲」邊緣。另外,被 Heidi 提點過,今日份外留心壓心姿勢,特別提醒自己手要直、背要升高,然而,做到第3、4循環時開始有點喘氣,打數都變得幾乎只有自己聽到。

間中有發現自己壓心似乎不夠深,記起 Heidi 的話,要壓到嘭嘭聲,要感到公仔裏面那塊板彈出來。於是立即加大力度,但可能太陷入忘我狀態,幾下之後又好像忘記了要施力。

過了5個循環,考官仍未叫停,是不是因為我壓得不夠深,他在給我改善的機會呢?抑或,他根本聽不到我數到第幾個循環?

重做到第2循環的時候,終於被他叫停。

之後是去7樓考包紮。甫入去便看見幾十名考生在輪候的壯觀場面,慘!大概要等上個多小時了。剛坐下,也向前挪動過幾個位,「巡場林」問有沒有單仃人,嘩!我一下就把手舉得筆直......

就在一把既羨慕且妒忌的男聲「原來單仃可以先考......」暨眾目睽睽之下,我悻悻然躍升了接近4行的座位。這「秘訣」真是萬試萬靈。

我的臨時 partner 是位很有噸位的男生。遠遠看見他時已暗叫不妙,因為一條三角繃帶未必夠包紮他的上身。「巡場林」招呼我坐到噸位男旁邊,他除了說句「待會兒我先考」,便沒有再說話了,好 cool 啊!(順帶一提,根據重溫班的經驗,全場一起揚起三角巾的話,我的鼻敏感又會發作,所以這時候已經戴上了口罩)

考官們都開行 turbo,一人同時考三組,所以,很快便輪到我。噸位男抽完情境咭,十分正直地一眼也沒有給我看過,因此我也不知道他抽中什麼題目,按他的包紮法估計是腳掌出血吧,可是,他把繃帶包了螺旋形,但腳掌怎樣受傷都不用會這種包法啊!

我沒有作聲,心想:應該不是 fatal point 吧,可以止血便成了......忽然腳背一下刺痛,我本能地叫了起來,聲量不大可也不少。一看,原來是噸位男包完螺旋形後沒有在最後多繞一圈便用繃帶扣固定,換言之,那繃帶扣就是直接刺到我的腳背上。幸好我有穿襪子,可以稍微擋一下。

急救時把傷病者刺痛,我這一哇,大概害他被扣了不少分,但我不是故意的。

然後,他繼續包上半身的骨折。我雖不知道他的題目,但也幾乎肯定他包錯了方向,因為考試題目中有一不成文規定,骨折和出血兩個傷處必定是一左一右的 (除非其中一個是頭部受傷)。如今他兩處都包了左邊,一定有其中一個是錯了。

這也大概不是 fatal point,因為到最後考官問起哪處受傷時,能自圓其說便 OK。

他幫我包的三角手掛鬆泡泡的,原因是他沒有叫我把受傷那邊手的手指放在鎖骨。他又沒有說,我就當作不知道哦。本來我可以「通水」,但見他技巧似乎不太純熟,即使勉強 pass,將來也只不過是誤己誤人,實在無謂多此一舉。

快要完成的時候又發生了小插曲。事緣包完三角手掛後要在胸前加橫闊帶,噸位男結帶時一隻手指從下而上恰恰插中我的左邊乳頭,OMGOSH!!

那「一矢中的」的力度,令我慘叫了一下。Sigh......

他花了很多的時間去包紮,我估計已超時了,但出奇地考官沒有催促他。他一邊包一邊猶豫還一邊重重地呼吸,像手腳慢也像不知道怎樣包更像快要氣絕似的。好不容易才包完,考官着他拆那三角手掛,拆開後發現我的左手放在右胸的上方......(正確是放在鎖骨),但我只是「忠於原著」,沒有昇也沒有降呀!

輪到我。我抽中前額出血和左手中指骨折,算是幾淺的一題。重溫班那天才包過頭,還給同學仔提點提點,今日下午又練過一次,很熟啦!手指骨折也挺容易,軟墊+三角手掛+橫闊帶而已。唉,不過,三角巾繞到噸位男的背脊時果然不夠長,要把兩條縛在一起才能完成那手掛,我也是第一次遇上這種情況。

最後,擺好了傷者的休息姿勢便完工。其實我倒希望抽中下肢骨折那些題目,因為比較複雜,我想趁機練習一下。

簡單地向噸位男道謝和道別後,我便離開。由於被噸位男拖延了時間,到我考完離場時,現場剩下的人數跟我未 "upgrade" 前差不多。從現場耳聞目睹所知,今晚剛修畢30小時而初次來考 first aid 的人頗多。

回程時在尖沙嘴超塞車,原本30分鐘的車程如今要花上一倍的時間,氣死我!真不明白為什麼平日晚上都那麼塞車......oh yes,因為明天是公眾假期。


稍稍回帶......


■ 今早和黃太吃早餐

前幾日黃太忽然提出想今早和我去大家樂吃早餐,確かに2日に外食のままで終わっちゃうならさびしいね。我倒沒所謂,反正都要吃早餐啦。吃完,她說到紅磡買東西,我一直目送直到她的背影淹沒於人潮中。


下午,朋友來我家陪我溫習。我們先去翔龍灣的太興燒味吃下午茶餐 (其實是我的 lunch),很 miss 太興那些食感與別不同的米粉,上次回來夾不到時間,今次終於如願以償。吃完茶餐一起逛百佳。
回家後捉著朋友給我練包紮。重溫班那天沒有 partner,唯有練 CPR,包紮則可說沒有怎的練習過。理論是溫熟了,然而,不實際做出來的話就不會發現有何錯漏,果然就發現「足踝扭傷」不夠熟,於是急急補鑊。
上肢骨折、下肢骨折、闊帶、窄帶、大手掛、三角手掛、2吋繃帶、3吋繃帶、包頭......一一都試過了後,認為都夠純熟了,便把物品執拾好,放進今晚帶去考試的袋子裏。而急救考試的準備亦暫時告一段落。
--
■ 謝謝朋友來陪我溫習
17:45 出門口。朋友和我一起乘綠 van 到尖沙咀轉乘地鐵,我往金鐘而他回家。



多得一程飛機,多得三程 N'EX。而其他時間都只不過是幾頁幾頁地看。所以,當今日看至整本書的最後一頁時,真有點不相信,而且還比預算早了10分鐘!(今朝仲去咗做 gym 又去咗銀行喎)

以往考急救,都是溫了 notes、溫了 past paper 便算。今次把書看完了,信心大了許多,亦發現原來真的有些急救知識是不把書看完不會知道的。

自上月17號從黃太手中接過了急救課本,我便用從未有過的認真去讀。進度曾經一度落後,幸好最後都能完成。我不打算把書帶回東京,就讓它留在老家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