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lack lab | 1st Jun 2011 | 向世界出發, 2011 年度特輯 | (220 Reads)
真正的向世界出發 June - 美國

落筆之際,心裏湧起許多那一年暑假在美國旅行時的片段,說每個故事都可獨立成篇也不為過,因此,只希望這次不會寫得太長篇。

除了有一次逗留在 Seattle 幾天,與及之前的 Hawaii 之外,嚴格來說,我只去過美國一次,而且只是西岸。

San Francisco (三藩市) - 2001

如此的泱泱大國,一生人總要去見識至少一次。而且之前去夏威夷的時候花了幾百元來申請簽証,怎可以浪費掉?由於想之後到 Vancouver 繼續行程,所以選擇了美國西岸為目的地。

當年只帶著單鏡反光菲林相機上路,自是珍惜每一格菲林,加上年代久遠,很多事情的印象漸漸磨滅了。例如 San Francisco 機場是什麼樣子?從飛機上步行到海關途上的心情?只記得當時的戰戰兢兢。獨自來到一個可謂完全陌生的城市,很有冒險的意味。當年初次去 Vancouver 尚有舊同學來接機,第一次去日本又有朋友同行,而這一次卻是真真正正的大挑戰。

到埗時已是晚上。不知怎樣的找到了 Airport Limousine,其實是七人家庭車之類的車輛。同車的全都是入住 downtown 著名的酒店,司機一聽就知在哪裏,唯獨我住 youth hostel,即使我把地址 show 給司機看,他仍是一臉茫然的樣子。車子到了 downtown,司機說 Mason Street 就在這附近了,我也拼命從車窗往外看,繞了好幾條橫街,找到 "International YH" 白底藍字的標誌,才終於放下心頭大石。

雖然不是第一次前往美洲,然而頭幾晚還是免不了 jet lag。夜半眼光光,在 hostel 的 common room 消磨時間。當年使用 internet 每10分鐘1美元,如今可能已變成免費,又或者根本不用 hostel 提供電腦了。

入住 hostel,通常都是自製早餐,不過,我記得這 hostel 下面有一間美式餐廳,有我最喜歡的 toast + hush brown + coffee or tea 早餐。

如果再去 San Francisco 的話,有幾件事一定會再做:
1. 去 Fisherman's Wharf 食蟹
- 上次獨食了一大 pot 辣蟹,辣得嘴唇都腫了。
2. 坐 cable car 穿梭市中心
- 上次沒錯是乘搭過,不過沒有反手自拍。
3. 再逛那號稱全球最大的唐人街
- 上次找到許多李小龍的精品和書籍。
4. 乘船和車飽覽 Golden Gate Bridge
- 要找個晴天才行!不過 San Francisco 大霧的日子頗多......







Sausalito (中譯名不詳,但一定不是沙田區的「嵐岸」) - 2001

很明顯是因為電影,2000年黎明、張曼玉的 "Sausalito"。電影把 Sausalito 這個地方拍得很美,資料也說這個地方是 San Francisco 的高尚住宅區,於是我也想去一睹她的風釆。

乘大巴士駛過 Golden Gate Bridge,來到了 Sausalito 的 downtown。位於海邊的商店街,環境優美得令人心花怒放,還有當年令人瘋狂的 Crazy Shirts!

在海邊拍了許多照片,之後入去 Crazy Shirts "crazy" 一番,大包小包的出來,還在對面的雪糕店吃雪糕。本來 book 了 youth hostel,不過,其實我不知道怎樣前往,只知道要經過隧道什麼的,而那 youth hostel 就在山區......但,站在街上不發覺有巴士站,就連的士也截不到,那算吧,就在 downtown 隨便找間見得人的旅館住一晚吧。

按往後的劇情來看,這個決定減少了我的不幸。

遺失信用咭事件

又居然給我在 downtown 找到一間外觀不錯的酒店,又竟然還有房。就在 check in 的時候,打開錢包 ── 為什麼放信用咭的那一格空了!?

找遍身上其他地方都沒有,哎,一定是在 Crazy Shirts 購物完後忘記了取回!

跟酒店職員簡單交代過情況,他答應讓我暫寄存行李,然後我便衝回 Crazy Shirts。其實我知道在那裏找著的機會很微,一來已隔了一段時間,期間有什麼人入店可不能確保,二來,即使不是被其他來客順手牽羊,我對店員的誠信都有所懷疑,畢竟那裏是美國而不是日本。

沿路再找,沒有發現。唯有沮喪地回到酒店,幸好有足夠的現金付房租。

Check in 後,職員還幫我致電全球信用咭報失中心。這實在是很實用兼活生生的英語 roleplay。我記得那外籍女 operator 問了我一些偏門問題,例如家母姓名。而最令我感動和感恩的是,對方 offer 臨時咭給我,還問我想在香港收還是寄到下一站給我。實在太好了!我沒有想過會獲發臨時咭 (雖然後來才知要收費),更沒想過竟有寄往下一個目的地這樣靈活的服務。由於我之後還會去 L.A.,自然是選擇在那裏收取。

嘿嘿,收信用咭,that's another long story.

除了損失時間和擔心一場之外,在這事件中我可說沒有什麼大損失,反之,我得到了一次很寶貴的經驗,與及一個教訓。



Los Angeles (洛杉磯) - 2001



在 Sausalito 過了一晚,翌日我便離開 San Francisco 前往 L.A.。忘記了什麼原因,去到機場已近 check in 的截止時間,但人龍至少有3、40人,糟!來不及 check in 的話怎辦?

就在焦急的時候,我看見前面另有一個只有三數人在排隊的入口,寫明 "for e-ticket passengers"。E-ticket 是當年新興的玩意,而十分幸運,當時我手持的正是 e-ticket。

抵達L.A.的翌日是臨時咭寄來的日子,外籍女 operator 承諾會在正午12點送到,我也就整個上午都留在 hostel 等候。這間 hostel 的登記處有一個按字母排列的收件箱,整個上午我不斷地查看 W-Z 那一格,就是沒有我的信件,壁報板上也沒有給我的留言。等到下午2、3點,按捺不住,到了附近的商店街打發時間。

回去後仍沒有動靜,便問 hostel 的職員。職員從櫃台拿出一札信件翻看,果然內裏就有我的東西!原來有職員幫我簽收了,而他又認為是重要的物品,所以代為保存。我看到信件上的簽收時間是11:58!

這張咭不像一般信用咭的設計,咭面是藍色,是一個大 time zone 圖案。3個月後,使用期限到了,我要把咭拿回銀行去換新的信用咭,銀行的姐姐都說咭面很特別,從沒有見過。我簡單地把故事告訴了她。聽罷,她小聲地問我想不想珍藏,結果,她便沒有把咭剪開,留給我做紀念。


.:: L.A. 著名的 Santa Monica Beach,我最愛流連在那沙灘上的 pier,那是一個小遊樂場。TBB 的《十萬噸情緣》曾在此取景,林憶蓮精選《回憶總是跳躍的》也有疑似這裏的照片。::.

收到臨時信用咭的那一晚在 youth hostel 結識了一名日籍男生 Hanley,大家一見如故,後來還結伴遊覽 UCLA 和環球片場。Once again, that's another long story, 有機會再寫。

Seattle (西雅圖) - 1997,2001

以為在 L.A. 領了臨時信用咭,事情便告一段落,誰知還影響到下下站。

離開 L.A. 後去到 Vancouver,其後再從 Vancouver 的離島 Victoria 乘 clipper 往 Seattle。Clipper 其實就是水翼船,因為之前一次在 Seattle 逗留時,看見碼頭有來往 Seattle - Victoria 的船,所以第二次再去的時候就想「玩嘢」。

抵達 Seattle 後,便往以前住過的 hostel。Check in 時,hostel staff 居然告訴我沒有給我留位!原來,我 cut 了舊信用咭,連帶我的 reservation 也給取消了!而我 cut 咭時不知道禍延這麼深遠,當然沒有致電 hostel 去 follow-up。結果,當晚我便要睡在 common room 的長沙發上,但卻因此而學會了 couch 的意思 (a long seat)。

第一次去 Seattle 是因為 Tom Hanks 的《緣份的天空》,第二次再去,是因為上一次錯過了去探望小龍。

我有小龍墓地的地址,又查好了該乘哪線巴士。但原來那巴士並不是熱門路線,而且越坐乘客越少,最後幾乎只剩下我一個,很有搭錯車 feel。幸好這次是有驚無險,順利到達墓地。可是,雖然沿途沒有同路人,但實際來拜祭小龍的卻絡繹不絕,一家人走了又來另一家,想跟小龍來個單獨「合照」等了個多小時。

有些人帶了鮮花來拜祭,也有人即場寫信放在墓前。而我,也從 hostel 附近的 Pike Place Public Market 買了太陽花前來。

Pike Place Public Market 簡單來說就是美版的食環署街市,有鮮魚檔、水果檔、成衣攤檔,還有 cafe 等等。我曾在鮮魚檔駐足觀看魚販表演拋魚,也像其他遊人一樣看得入神。


.:: 左邊藍調那張其實是 postcard,把 Seattle 1st-4th Ave. 那一層又一層波浪似的沿海而下坡的馬路之美充分表現出來;只有一家店舖「獨家發售」。
右上角那張是和一位 hosteller 同遊 Seattle Space Needle 時攝。他自稱對攝影甚有心得,還教我怎樣持相機可以減少手震,可是自己卻拍了一張人物「面目無光」的相片來!::.



一邊打這篇文章,一邊勾起很多文字以外的回憶,真想找個機會重遊舊地。已10年沒有踏足美國了,當年的簽證早已到期,如今的身份,要再申請恐怕十分困難了。早知當日離開 CMSNP 前有理冇理都申請一張10年簽證啦!

[1]

我也因為張曼玉的那齣電影而到過Sausalito!當時對舊金山的印象非常好,一直都希望重遊。但最近卻開始受不了美國人的氣,對去美國旅遊的意慾大減。

說起青年旅舍,我只住過一次,一直都怕髒和雜亂,有點不安。當年在愛丁堡住過,也受不了老外的習慣。

Mr RiceBall
[引用] | 作者 Mr RiceBall | 4th Jun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Mr RiceBall
Mr RiceBall :
我也因為張曼玉的那齣電影而到過Sausalito!當時對舊金山的印象非常好,一直都希望重遊。但最近卻開始受不了美國人的氣,對去美國旅遊的意慾大減。
說起青年旅舍,我只住過一次,一直都怕髒和雜亂,有點不安。當年在愛丁堡住過,也受不了老外的習慣。

Yeah! Gimme five!
咁美國人都有好人壞人嘅~ 正如日本人同香港人一樣。
美加d青年旅舍ok架我覺得。因為氣候乾爽,地下唔會濕漉漉。而且絕少內地人入住。咁的確有部份老外都幾わがまま。

black lab
[引用] | 作者 black lab | 7th Jun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