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lack lab | 1st Apr 2011 | 向世界出發, 2011 年度特輯 | (228 Reads)
真正的向世界出發 APR - 澳洲,1992、1999

較早時候從 facebook 得知愛徒之一傑仔2月初去了澳洲 Adelaide 留學,那邊廂,新加坡官氏也會在5月舉家遊澳洲......好啦!4月號就向澳洲出發吧!

兩次澳洲之旅,均屬上世紀的事。第一次去澳洲,也是我第一次坐飛機出國 (真真正正的第一次其實是1987年暑假飛海南島),更加是一生人首次的夜機。
(.....♪ 不禁要唱兩句:「回頭再看,微微燈光...♪」)

不習慣,當然不習慣,第一次坐6、7小時的飛機,而且是夜晚,在飛機上幾乎沒有睡過,然而,這卻造就了一個今生不再的歷史性時刻 (說得誇張了喇!不過,直到目前為止尚未有同樣經驗倒是真的)。

夜半,窗外黑漆漆的。在機位左翻右翻輾轉難眠之際,不意之間望向窗外,驚見黑漆漆之中多了一條幼幼的金線,在窗的中央偏低位置由左至右蔓延。起初只是一條線,後來卻變成左窄右闊,有點像數學符號的「<」。再看清楚,那條金線原來是太陽光!嘩呀,日出呀!

有生以來第一次看日出,看見的不只不是傳統的一個黃色圓形,亦不是從山上爬上來的,萬丈光芒什麼的,而是劃破漆黑從裂縫中滲出來的一道金光,這情境簡直是畢生難忘。

還有,那一程飛機的飛機餐有一塊煙三文魚!(雖然那一次應該不是初嚐煙三文魚的美味)

(↓ 模擬圖片)

:: 左上:柏斯機場 (1992) 
  左下:其實跟上文無關,那是另一次去澳洲的照片,在我旁邊的是黃太,她飛新加坡,而我就繼續飛澳洲。


只不過有一個問題,那就是飛機一著陸柏斯機場,我的耳朵便開始痛,畢竟是第一次長途飛機。痛楚要到 day 2 才漸漸減退,於是,day 1就在耳朵又痛又聾,又眼睏的狀態下四處遊玩。

Day 1 在半睡著的狀態下首先去了 Underwater World,之後又去了湖邊餵鵝......之後又逛過市中心,day 3 坐四驅車橫越沙漠等等,都是很典型的旅行團行程。當年仍用菲林機,而且是傻瓜機,拍出來的照片效果麻麻兼夾後來並沒有全數變成 soft copy,所以,能夠選用的不多,亦少了可以作為回憶的佐證,唯有又出動我的人肉 harddisk。

當年不到20歲,jet lag 當然捱得住,只不過到了 day 2 的黃昏在酒店睡得不省人事罷了。不過,我也不知道這樣到底算不算 jet lag,因為 Perth 跟香港的經度相同,所以兩地其實是沒有時差的。 (【註】 Perth: 115゜ 香港: 114゜)

5天行程最有印象的是遊動物園。那裏養了一些袋熊,所謂袋熊嘛,就是袋鼠和樹熊的混種囉,樣子蠻可愛的,我也抱過其中一隻,感覺像抱著一包白米。而後來梁朝偉在音樂特輯《柏斯、思我愛你》(與王菲合演) 裏面也有相同的動作,哈哈,搞不好是同一隻哩。那個動物園裏還有一些樣子甚為醜陋的鴯鶓(Emu),是鴕鳥的近親,但實在醜得沒有一位團友願意跟他合照,不過,某個澳洲政府機關的標誌包含了鴯鶓的圖案,可見這種雀鳥在澳洲有一定的地位。


:: 左上、左下: 動物園,你看那奀奀瘦瘦的袋鼠......。其餘圖片全是Warner Bros。


說起澳洲,很多人都知道著名的澳洲三寶:烏蠅、肥婆、醉酒佬。不過,導遊說澳洲最多的是懶人。以我觀察所得,聖誕日這些商業黃金檔,Perth市中心的商店竟然休業的居多,可見此言非虛。......咦?有導遊?即是說跟旅行團?哈哈,不錯,這次柏斯之旅是我一隻手都數得完的「跟團旅行」的其中一次。

後來另一次是自由行。有鑑於之前一次去了西南方的城市,故這一次改為去位於東南方的 Sydney 和 Brisbane。

去 Brisbane 的目的,當然是希望一睹百聞不如一見的黃金海岸,尤其吾等見海灘即想飛撲過去連泳褲也來不及換那個程度。結果是百聞不及一見。原來,12月底的澳洲不算最熱(1月才是),而且 Gold Coast 風大得很,因此,得出一個結論就是:12月底的 Gold Coast 不適宜游泳。

原來,Gold Coast 之所以被譽為 Surfer Paradise,是因為當地只適宜作衝浪活動。


:: 左上:不知名海灘(1992) 其他的海灘照片是 Lady Jane Beach,穿風衣和喝著 blueberry smoothie 的攝於黃金海岸。


那一次旅程的另一個嚴重問題是交通。都怪日本交通給我的錯覺,以為全世界都方便非自駕遊的自由行。而實情是,Brisbane 的火車班次十分疏落,又沒有新幹線,原以為可以在中途乘火車前往 Sydney,結果要向 backpacker(旅館) 的職員查詢航空公司的電話,臨急臨忙訂內陸機票,又狼狽,又要捱貴價。

為什麼非要到 Sydney 不可?是因為那一次的另一個重要目的就是看千禧年的第一個日出。(那時候普遍認為踏入2000年便算千禧年)

結果?跟周公一起看日出囉。

還有另一個計算錯誤的地方,就是低估了 Darling Harbour 和 Opera House 的魅力。12月31日的下午,Darling Harbour 的人群仍未開始聚集,可是,越接近傍晚,Opera House一帶越擠得水洩不通,像暴動那樣,幾公里以外還未看見 Opera House 項背的街道早已被劃為行人專用區,別說親臨其下,就是想找一個以 Opera House 為背景來拍照的地方也不行。於是乎,在 Sydney,一張有代表性的照片也拍不成。

儘管阻礙重重,那一次澳洲之旅也有開心時刻。例如在 Brisbane 去了 Warner Bros Studios,又去了 Dream World (機動遊戲+主題公園)。又見識過 Sydney 的城市魅力,至今尚記得帶點髒和異味的 Sydney地鐵,還有投宿的那間旅館地板所發出的「迫卜迫卜」。

兩次澳洲之旅都是10年以上的事了,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也希望重遊舊地,看看曾經見過的景物如今是哪個樣子,還要補拍一張 Opera House 的照片!


:: Downtown & Darling Harbour, Sydney



過去集數:
1月號 - 夏威夷
2月號 - 台灣(1)
3月號 - 台灣(2)

[1]

澳洲算是我第一個跟同學出遊的地方,自那次以後都沒再重遊,記憶還算深,還記得Warner Bros Studios和Dream World,反而對悉尼卻沒甚印象。

不知為何,來日以後居然對國外旅遊的興致大減,可能覺得要準備太多,不及國內旅遊容易。但可惜的是還有很多國家沒看過,也沒機會重遊回憶中的地方。

Mr RiceBall
[引用] | 作者 Mr RiceBall | 3rd Ap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Mr RiceBall
Mr RiceBall :
澳洲算是我第一個跟同學出遊的地方,自那次以後都沒再重遊,記憶還算深,還記得Warner Bros Studios和Dream World,反而對悉尼卻沒甚印象。
不知為何,來日以後居然對國外旅遊的興致大減,可能覺得要準備太多,不及國內旅遊容易。但可惜的是還有很多國家沒看過,也沒機會重遊回憶中的地方。

原來 Dream World 都有其他遊客會去?
哈哈,日本可能有d魔法,好多人都係嚟咗,就唔想去其他國家。就算係日本人自己,近年都有所謂「内向き」嘅現象。

black lab
[引用] | 作者 black lab | 6th Ap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