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black lab | 12th Dec 2010 | 小熊人擂台賽 | (99 Reads)
閒來無事,最喜歡從橋上往下望,看看家裏發生的每件瑣事。

這天,你像很忙碌似的在收拾家居。看見你清洗我的飯碗,喏,那是我在家裏吃的最後一頓飯哩;你拿著的抹布,正是你剛買的;廚房的一角,堆放著吃剩的麵包、還未來得及吃的魚肉腸;你打開雪櫃,我又看見用剩的眼藥水、止痛藥……


如今,都已用不著了。

以前你總是嫌家裏狹小,多次嚷著要搬去附近較大的單位;如今你獨居,會覺得家裏太過寬廣吧?從前每日忙碌於照顧我的起居,如今會不會突然覺得不知做什麼才好?

你會多久才習慣沒有我的生活呢?


*******************************

昨晚回家後,我拼命地收拾。是因為不想下一次回來時,一打開門便看見地毯上有你的頭髮、房間裏有你的用品。

最後一次清洗你的飯碗。拿著飯碗,想起這是我們在京都一間陶瓷店自製的,你做了一隻碗,我做了一隻杯;拿著抹布,又想起當時一併買的洗衣粉……一起生活了三十多年,家中的一事一物都與你有關。每收拾一件東西,總想起你使用時的情境。

彷彿聽見你從後面步近的腳步聲,然而,屋內卻再也沒有你的影子。

當今年冬天來到時,打開衣櫃,是否還會嗅到去年冬天你留在大衣上的氣味?可是,你已不在了。

*******************************

早陣子,有一晚我們在公園散步,你緊緊的挽著我的手臂,其實我知道你的用意。我的眼睛已經不大看得見了,路又暗,你是怕我不知道你就在附近,故意讓我可以感覺你的存在吧。

我們一小步一小步的走著,情境就如若干年前我們在京都旅行時看見迎面而來的那兩位老人家。那時候我們笑說,將來也要跟他們一樣這樣互相提攜著。

那一晚是我們最後一次散步。

之後的事我已不太記得清楚了。彷彿有很多人來過,對我說了很多話,讓我想起了許多舊事,不過大多數都跟你有關的,畢竟你佔了我生命的大部份時間。

*******************************

把你的飯碗、水杯、理髮剪、眼鏡、眼藥水……放進為你買的新箱子裏,還有最後一刻剪下的一小撮頭髮。

再也不會有第三十七次剪頭髮的機會了。

最近這十多年來,家裏的地毯總是佈滿你的白髮,每當清理吸塵機,總會看見內裏是塵埃纏著你的白髮,但往後的日子將不會再這樣吧?

你這一生幸福嗎?

*******************************

某一年,你看著我的頭頂,笑說此後不必去找師傅理髮了,反正只不過剪那一點點,不如由你親自操刀吧。由那一年開始,你成了我的御用理髮師。

你還記錄著理髮的次數,每3個月剪一次,至今都有三十來次吧?

對了,在回憶不斷湧進腦海的時候,迷糊間彷彿感到你把我一小撮頭髮剪下了,又感到我的臉龐濕潤了。然後,你在旁邊抱著我,以盡量平靜的語氣說:「別辛苦自己了,要走的時候便走吧!」

我深呼吸了一下,又聽見你說:「你跟我去過教堂,知道往天國的路。記得啊!彩虹橋下的約定,你就在那裏等我吧!」

如今我就在彩虹橋靜靜的待著,等待將來有一天遠遠看見你來到,我就會霍地站起來,飛奔上前迎接你。就像昔日一聽見你開門的鎖匙聲,便撲出玄關迎接你那樣!

*******************************

你在遠方好嗎?適應了新生活嗎?閒來有沒有從雲端探頭出來看看我?還是跟新知故雨玩得樂極忘形,早已忘記了我的存在?昨晚夢中嗅到你的氣味,是你回來探望我嗎?我從夢中驚醒過來,卻久久不敢睜開眼睛,怕一張開眼看見枕畔只有一個空枕頭。

明天,我會把你領回來。放心,床邊已預留了位置給你,那是無人可以取代的地位,以後,你還是可以像過去那樣睡在我的身旁,直到永遠。

*******************************

這一方,一個他眼淚汪汪地往下望;那一邊,碰巧另一個他也正好往上瞧。四目交投,卻看不見對方。

「很掛念你啊!」

[1]
私人留言 (按此查看)
Mr RiceBall
[引用] | 作者 Mr RiceBall | 15th Dec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私人回應 (按此查看)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black lab | 16th Dec 2010